听说绕梁歌绝妙

2020年08月 22日 07:3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绘图 沈江江

请为江南曲,一唱江南春

关于歌唱家徐紫云,现代人很少提到,但他在明末声名鹊起,风闻四方。李斗《扬州画舫录》卷十有一段小传:“徐紫云,字云郎,扬州人。冒辟疆家青童,儇巧善歌,与其年狎。”这里说到“善歌”,这显然是徐紫云成名的主要原因。

徐紫云的生平和艺术,冒广生在《云郎小史》中言之甚详。1937年,张次溪先生编辑北京戏曲史料,写了一篇《云郎小史序》,说:“徐紫云,字九青,号曼殊,人称云郎,水绘园中明僮也……龚芝麓诗所谓‘一从水绘园中住,席帽轻衫到国门’,‘听说绕梁歌绝妙,花前还许老夫闻’者,其倾倒一时,犹可以遐想焉。”徐紫云虽然是南方人,但他在北京倾倒了众人,对北京戏曲界影响深远。

《云郎小史》的编者是冒氏后人,而徐紫云是冒氏家童,所以书中内容翔实。正如《云郎小史》所说,冒家有园林,有家伶,每有宾客来,“辄出家伶娱坐客,有紫云、杨枝、灵雏、秦箫诸人,而紫云色艺冠绝流辈。”意为徐紫云在同侪中出类拔萃。很多诗人激赏徐紫云的歌声,如邓孝威《徐郎曲》云:“一曲清歌彻夜闻,妆成红袖更殷勤。”王阮亭《紫云曲戏代其年》云:“法曲只从天上得,人间那识紫云回。”

徐紫云的歌声究竟怎么样,词人陈维崧的《徐郎曲》有生动的描写:“江淮国工亦何限,徐郎十五天下奇……请为江南曲,一唱江南春。”他说江淮之间歌手无数,徐紫云十五岁一鸣惊人天下称奇。他评价徐紫云的歌喉是“教成南国无双伎,弹破凉州第一声”;形容他弹琵琶是“琵琶斜抱恰当胸,细说关山恨几重”。

徐紫云擅唱一般歌曲,也善唱昆曲,如《邯郸梦》。陈确庵《得全堂夜宴记》云:“伶人歌《邯郸梦》,伶人者卽巢民所教之童子也。徐郎善歌,杨枝善舞。”瞿有仲看了徐紫云的表演,认为其才华不下于汉哀帝时的董贤,有《观剧断句》云:“汉宫若得徐郎入,不把河山禅董贤。”瞿有仲觉得,和徐紫云相比,其他歌者只是粪土而已。徐紫云能唱旧词,也能唱新词。瞿有仲《冒巢民先生五十寿序》说:“余在客乡,无以将意,即借先生之酒,命歌童中善歌如紫云者,歌余赠先生长歌以为寿。”这是让徐紫云唱诗人新作之词。

徐紫云不但善于唱曲,而且擅长吹箫,所谓“歌者杨枝度曲,紫云吹箫”。陈维崧《五日追次旧游》云:“重五节,记得客如皋。小展簟纹融似水,杨枝低唱紫云箫。回首路迢迢。”

徐紫云还长于舞蹈。冒襄的友人王周臣前来祝寿,在《冒巢民五十寿序》中写道:“其所教之童子,无不按拍中节,尽致极妍。紫云善舞,杨枝善歌,秦箫隽爽,吐音激越,能度北曲,听者凄楚。”

徐紫云有侄子,人称小徐郎,也能唱歌。陈维崧《书小徐郎扇》云:“旅舍萧条五月余,菖蒲花下独踌躇。筵前忽听莺喉滑,此是徐家第几雏?”自注:“云郎侄也。”唱歌似乎是扬州徐家的绝技,所以陈维崧希望徐紫云“请为江南曲,一唱江南春”。

徐氏叔侄的老师,名叫陈九,是前明兵部尚书阮大铖家的梨园旧工。正因如此,徐紫云擅演《燕子笺》《邯郸梦》诸剧。

徐紫云和他的朋友

徐紫云作为年轻的歌童,艺术超群,面目姣好,自然得到时人赏识。通过赏识他的人和赏识他的原因,可以进一步认识徐紫云。

最早赏识徐紫云的是冒襄,也即冒辟疆。冒襄字辟疆,号巢民,明末清初文学家,江苏如皋人。一生著述颇丰,有《先世前征录》《影梅庵忆语》等。其中《影梅庵忆语》回顾他和董小宛的爱情生活,感人至深。徐紫云因为善于歌唱、吹箫,成为冒襄的家童。

清初词人王士祯也喜欢徐紫云。他从扬州去如皋水绘园,偶见徐紫云。《渔洋诗话》中说:“余与诸名士修禊冒辟疆园,分体赋诗。余戏谓其年曰:‘得紫云捧砚乃可。’紫云者,冒歌儿,最姝丽,为其年所眷许之。”如果王士祯不喜欢徐紫云,就不会说“得紫云捧砚乃可”的话。

清初文豪龚鼎孳也赏识徐紫云。徐紫云初到北京演唱,龚鼎孳一听到他的歌声,就为其倾倒。他有《云郎口号四绝句其年索赋》云:“云郎态似如云女,缥缈朝云与暮云。听说绕梁歌绝妙,花前还许老夫闻。”龚鼎孳的话,在当时京城可谓一言九鼎。

当然,和徐紫云交往最密的是清初名词人陈维崧。

陈维崧与徐紫云在如皋水绘园相见时,徐紫云才十五岁。“阿云年十五,娟好立屏际;笑问客何方,横波漾清丽”,这是两人初见时的情景。据钮玉樵《觚剩》记载,陈维崧到水绘园时正值冬日,园内梅花盛开。陈维崧和徐紫云在梅花丛中挽手流连,被主人冒襄发现,非常生气,就派人将徐紫云捆起来,欲施以杖责。陈维崧十分恐惧,跪请冒襄的老母亲出面调停。当时天色已晚,冒襄老母亲听说诗人陈维崧犯了错,故意拿他开心,说如果陈维崧当晚写成梅花绝句百首,就饶了徐紫云。陈维崧听了大喜。因为写一百首诗对别人也许很难,对词人陈维崧却易如反掌。

陈维崧长期住在水绘园,生活起居都由徐紫云照应。陈维崧也时而离开水绘园,但徐紫云未必都能同行。所以在陈维崧的诗词中,离别是重要的话题。陈维崧一面感谢冒襄,一面思念紫云。有一首诗写道:“不知何日萍州岸,重听徐郎水调歌?”另一首诗写道:“听歌忽忆当年事,月照中门第几层。”诗中都提到“听歌”,说明陈维崧对徐紫云的钟情,主要是欣赏他的歌唱。陈维崧常往来于如皋、扬州和江南之间。康熙元年(1662),陈维崧将去扬州,与徐紫云暂时离别,作《惆怅词别云郎二十首》云:“落拓分司老更狂,半生踪迹总他乡。分明记得从前事,钿笛牙签共一床。”诗中的分司指杜牧,因杜牧以监察御史分司洛阳,陈其年自比杜牧,以喻风流。

相传陈维崧在水绘园时,每年向冒辟疆求三百两银子为生活费,冒辟疆觉得数目太大。陈维崧说:“我本人其实用不着,但以云郎伴我,一夕须一两银子的花费。”其后冒辟疆家道中落,陈维崧只得于康熙七年(1668)赴京自谋出路,徐紫云随之入都。在友人协助下,陈维崧谋得河南提学道幕僚的小官,虽不得志,也只好和徐紫云同赴中州。

徐紫云在陈维崧的携带下,先后游历北京、中州,艺名也随之播扬。徐紫云将南方歌风传到北方,使得京中剧坛风气为之一变。徐紫云在中州演唱昆曲,陈维崧在《满江红·过邯郸道上吕仙祠示曼殊》自注道:“曼殊工演《邯郸梦》剧。”他所演的《邯郸梦》,是汤显祖的“玉茗堂四梦”之一,演绎黄粱一梦的故事。其实徐紫云对“玉茗堂四梦”的其他三剧《牡丹亭》《紫钗记》《南柯记》,也都会演。

陈维崧出身书香门第,父亲陈贞慧是明末四公子之一。他虽科举不第,依然才气过人,当上了翰林院检讨。蒋景祁在《陈检讨词钞序》中评价陈维崧说,他的词既像豪放派,又像婉约派,“盖既具什伯众人之才,而又笃志好古,取裁非一体,造就非一诣,豪情艳趍,触绪纷起,而要皆含咀酝酿而后出。”

徐紫云死后,陈维崧十分悲痛,见到他的遗物就伤心不已。蒋永修《陈检讨迦陵先生传》说:“尝嬖歌童云郎,云亡,覩物辄悲,若不自胜者。”陈维崧有《春夜间见壁三弦子,是云郎旧物,感而填词》,写他睹物思人之悲。

徐紫云的少年伙伴,有杨枝、秦箫。据说徐紫云死后,杨枝枯槁,秦箫耳聋,一切风流均成尘土。

关于《紫云出浴图》

关于徐紫云的形象,今有《紫云出浴图》存世,旅顺博物馆收藏。《紫云出浴图》系纸本设色,画少年徐紫云面庞红润,眉目清秀,右手轻垂,左手托腮,身穿薄衫,若有所思。右脚着地,左腿弯起,长发轻拢,刘海覆额,侧身坐于石上,身旁置洞箫一支。这应是徐紫云浴后的一个场景。人物画法细腻,轮廓轻勾,色彩层染,衣纹流畅,毛发可见。

图上有一方印章曰“陈鹄”,是画家名。姜怡亭《国朝画传编韵》、冯津《历代画家姓氏便览》、彭蕴灿《历史画史汇传》、冯金伯《国朝画识》均有陈鹄的著录,知他善画人物花卉。陈鹄多活动于江苏,与陈维崧有交往。从《紫云出浴图》的构图来看,画面将人物置于中心,其余空白,这一画法与当时波臣派画风相同。“波臣派”是明代人物画流派,创始人曾鲸,字波臣,故称“波臣派”。

《紫云出浴图》装裱成手卷形式,上面有大量题识,交代了画卷的收藏过程,也反映了文人的交游情况。其中著名的藏家,有陈维崧、金棕亭、端方、张伯驹等。此画在乾隆间有一摹本,为扬州罗两峰画,陈曼生手录题咏。图上的题字,如吴兆宽云:“挑灯爱读九青歌,宛转歌声动绮罗。”宗元鼎云:“一曲新歌水绘间,冒家阿紫似双鬟。”陈玉璂云:“忆脱春衫花底眠,新声唱出李延年。”尤侗云:“小部音声谁第一?玉箫先奏紫云回。”都盛赞了徐紫云的歌艺。

《紫云出浴图》上的题咏,后人集为《九青图咏》一书,扬州有刻本。光绪间,清末京城四大才子之一的沈太侔将其刻入《拜鸳楼四种》。近人张次溪编《清代燕都梨园史料》时,将《九青图咏》作为专章辑录,并附有摹写的徐紫云像。

据《云郎小史》记载,有关徐紫云的图像不止一幅。另有《小青飞燕图》,绘于纨扇上,有陈维崧题跋。又有《填词图》《洗桐图》,流传情况不详。《小青飞燕图》作者名叫崔不凋,陈维崧有序云:“娄东崔不凋孝廉,为余纨扇上画《小青飞燕图》。花曰小青,开艳者有九,一春燕斜飞其上,题曰‘为其年题九青小照后一日作’,意欲拟九青于飞燕也。”揣摩其意,是将徐紫云比作古代美人赵飞燕。另外,僧人大汕也为陈维崧画《填词图》,据说图中也有徐紫云形象。

陈维崧之子为《紫云出浴图》题诗云:“情死情生不自知,偶然情到系侬思。欲知惆怅无端处,试见轻云一缕丝。”回忆其父陈维崧寄居在水绘园时,有十年光景都住在园中一座小楼上。此时小楼虽在,但扬州徐紫云的曼妙歌声,已经成为广陵绝唱。

■韦明铧 习译之

作者手记

当扬州歌唱家徐紫云初到京师,在名宦和名伶面前一展歌喉时,他那浓郁的南方歌风立刻征服了京城精英们的心。这一年是康熙七年(1668),徐紫云二十五岁。

与吴伟业、钱谦益并称“江左三大家”的礼部尚书龚鼎孳,是当时京中名流,他当场挥毫:“听说绕梁歌绝妙,花前还许老夫闻。”京城梨园历来雄冠全国,然而名伶们听了徐紫云的维扬唱法,居然“菊部歌儿多摹其音,于是京邑剧风为之一变”。

这位年轻歌手徐紫云(1644-1675)来自扬州,生活于明末清初,是名士冒辟疆家的歌童,只活了三十二岁。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