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表

2020年08月 23日 07:4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许诺

1958年,我在扬州中学读高二,原来教我们班语文的王板哉老师,被调回市书画院工作,接替教我们班语文的是张福华老师。

张老师身材中等,双眼炯炯有神,满脸严肃表情,站姿笔直,嗓音洪亮,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写一手清秀的粉笔字。为了尽快将我们的相貌和名字对上号,张老师第一堂课一进教室就开始点名,要我们一一站起来喊“到”,张老师则颔首,微笑着打手势要我们坐下。新学期的第一堂语文课,正巧遇上连排,张老师要我们就“新”字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必须当场完成交作文本。第二天语文课,张老师便将连夜批阅的作文本发给我们进行讲评,并宣布由我当语文课代表。我很诧异,课后我找张老师,班上语文学得好的同学多着呢。张老师微笑道:“我就看中你了,相信你会带动同学们学好语文。”我备受鼓舞,刻苦学习,期中考试,语文成绩跃居全班第一。张老师比我还高兴,特意将我的作文拿到在树人堂举办的语文观摩课上评讲,当着市里好多高中语文老师的面,张老师既突出作文的特色,又一针见血指出不足。我坐在课堂上,既紧张,又兴奋,我写作时并未考虑那么多,但经张老师一番点赞、点拨,写作思路一下子清晰了,写作兴趣也更加浓厚。张老师又“趁热打铁”,要我就新学期第一篇作文结合公开讲评,谈自己的心得体会,并且还要求全班同学展开评议,一起总结写好一篇优秀作文的小窍门。此后,我的写作水平突飞猛进,不仅在校刊、黑板报上经常发表文章,而且还被《青年报》《中国青年报》聘为特约通讯员。

张老师教学一大特色就是不仅教语文,还教做人。班上有个同学,平时不遵规守纪,学习成绩很差,遭同学们厌恶歧视。一次课堂上,张老师要大家举例说明词性转换的妙义,无人举手。而这位同学却举手站起来大声回答:“小便、大便”,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张老师听后点头称赞:“对呀,‘小’字,‘大’字就是例子,这位同学脑袋瓜活络,我相信他以后在课堂上能像今天一样认真听讲,积极思考。大家一定会越来越喜欢他。”说完,张老师带头鼓起了掌,这位同学激动得连鞠三个躬。课后,张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每个同学都有他的闪光点,你是副支书、副班长,又是语文课代表,要善于发现引导。多转化一名后进生,国家将来就有可能多一位栋梁之材,我们一起努力!”

高三开学不久,我连续几天高烧不退。校医同市院医生会诊后,诊断为急性胸膜炎,医务室立即对症下药,还用上进口的链霉素。热退后,医生再三叮嘱要加强营养,可我没有写信告知家人,免得父母过度操心。张老师知道后,到校医务室病床前安慰我安心休养,临走时硬塞给我一百元钱,要我常买点荤菜吃。

1965年,我走上工作岗位,利用国庆期间去学校参加校庆活动,先到张老师家拜访,临走前递上一千元钱略表心意。张老师却微笑着问我:“想还钱,是吧?”见我低头不语,张老师接着说道:“你现在同我一样是人民教师了,老师不要你还钱,要你做一名称职的教师,爱生如子。”我满含热泪点头允诺。

其实,张老师一直是我心中的指路明灯。我脑海中时常浮现张老师的身影,决心效仿张老师认真教书育人,特别注意两点:一是多看学生闪光点,抓两头带中间,不歧视学生,尊重学生;二是课前认真备课,课堂认真讲课,课后除个别补缺补差外,不集体补课。

令我痛楚的是十五年前张老师过世时,我没能去告别。失去的已经失去,我想,只要我们把老师的音容笑貌、忠诚于教育事业的精神风范永远装在心里,牢记他生前教诲,相信他老人家定含笑九泉。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