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树

2020年08月 23日 07:4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路旁一排挺拔的白杨,笔直的干,茂盛的叶,风轻轻拂过,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外公的低语吧?

小时候,我觉得外公是个固执的人。一天,同村的刘大爷将一袋桃子寄存在外公家。看着鲜美的桃子,我垂涎三尺。于是找外公,求外公给我个桃子吃,外公笑着说:“这是别人的东西,没有别人的允许,怎能随便动呢?”我不肯罢休,继续嚷着要吃,外公收起笑容,严肃地对我说不行。不甘心的我跑去找外婆,外婆一听我的要求便去拿桃子。外公看见了,厉声说:“不要动老刘的东西。”外婆有些不满:“外孙想吃个桃子,那么大一袋桃子,拿一个又怎样?”见外婆不理会,外公连忙上前将那袋桃子抱走。外婆来气了,责怪外公死板。

打开童年的记忆,一幕幕如在眼前。那时,外公常常带我去菜地,他干农活,我在一旁玩耍,时而追逐菜花间的蝴蝶;时而跑到小溪旁看鱼儿浮到水面吐泡泡;时而蹲坐着数菜叶。当我愉快地玩耍时,外公时不时地叫我的小名,那有点粗犷的声音穿过阔大的菜地,常常把我吓一跳,我通常头都不回地应一声“噢”!等到玩累了,便跑到外公那找水喝。外公笑嘻嘻地把带来的水瓶递给我,而我常常一股脑儿全部喝光,外公只是叮嘱我不要跑太远了。

小学六年级的一天,我中午放学回来,外公笑着让我去帮他干活。我跟着外公来到村里刚修好的水泥路,发现路旁堆着一堆树苗。外公说,他挖坑,让我扶着树苗,一起种。“又不是村里要求的,又不是自己的地,在这种树干吗?”外公说:“这条路离河太近了,夏天水涨起来,我怕会损毁这条路,修条路不容易啊!”外公接着说:“我当过兵,种过防洪林,你现在还不懂,快干活!”印象特别深,那是个天朗气清的春日,我们在路旁种下了这排白杨。

小学毕业后,我跟着父母来到城里读中学,此后只在过年的时候到外公家拜年。我慢慢长大,每次到外公家发现路旁的白杨也在渐渐长高,而外公在一天天变老。高二的那个寒假,外公在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静静地离开了……而今,当我在路旁看到白杨,就会想起外公当年和我种下的那排白杨,想起外公!那排白杨应是绿叶满披了吧?

○张应麟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