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两行

2020年08月 23日 07:4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张馨月

周末的下午,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雨丝夹着我的思绪飞到了几年前。

那年,我读一年级。一天,爸爸妈妈带我去乡下探亲。我坐在亲戚家门前玩耍,瞥见远处有位拄着拐杖的老太太,约摸八九十岁,裹着小脚,颤巍巍的。她满头银发,一件肥大的粗布衫衬得她越发痩小。眼睛深陷,脸上皱纹纵横,像干裂的粗树皮。

她缓缓走来,用干枯的手摸着我的脸,嘴巴抖动着,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但脸上满是疼爱。后来,我才知道这位老人是外婆的母亲,我的太太。这是我和太太的第一次见面。

妈妈从小是我的太太带大的,备受太太疼爱,也许是爱屋及乌,对我也很疼爱。三年级,我们又去探亲。我心想:太太的外曾孙女那么多,和我只见过一面,肯定不记得我了。哪料,太太一眼认出了我。她还是拄着那拐杖,佝偻着腰,更瘦更老,向我招着手,让我过去。我穿过泥泞的小路,来到小屋子。房子十分破旧,狭小的院里结着蜘蛛网,积满灰尘。

太太在堆满杂物的椅子上哆哆嗦嗦地摸出个鸭蛋,递给我。我瞅了一眼,想让她明白:我不想要!蛋脏!回去时,太太送给我们一个小青南瓜和十几个鸡蛋。拉着妈妈的手,蹒跚地挪着小脚一直送到村头,反复叮嘱着妈妈,不停地抹泪。现在想来,那些东西或许已是太太倾其所有,最贵重的东西。

年幼的我,不喜欢太太那脏兮兮的衣衫,不喜欢她那粗糙的手。而现在我又是多么怀念她,多么后悔没有珍惜她对我的关爱。去年秋天,太太去世了。那一刻,我呆住了。参加葬礼的妈妈,红肿着眼睛回来了。想起那空荡荡的小屋,泪水无声地滑过面颊。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