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祖母

2020年08月 23日 07:4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又梦见了祖母,醒来格外思念。

记忆里的祖母为人热情,爱唠嗑,多年来一直独居乡下。患高血压的她,断断续续吃着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视力开始变弱,直至一只眼睛失明,腿脚走路也日渐艰难,慢慢用上拐杖。

那年寒假回老家看祖母,她正蹲在灶前烧火,背影瘦小苍凉,除日常用的几副碗筷外,其余锅碗瓢盆全都积满了灰尘。我大声叫奶奶,她木然地看了我一会,才反应过来,我一阵心酸。我牵着祖母到我父母那吃饭,她才走十来步便气喘吁吁……后来祖母中风瘫痪,被送进城里养病。我到医院探望时,一直卧床的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嘴角歪斜,说话已很不灵便,但她还是问了我很多话,分明感受到了她在很努力把一字一句表达清楚,还不忘向旁边的护工介绍,“这是我的孙女,她读书很好的”。护工告诉我说,很少见老人家这么高兴。看着祖母微笑的脸庞,我心底又生出几分愧疚。

年底,祖母从城里回到乡下,病症越来越重,不说话,在帆布椅上一躺就是一个白天,晚上有时还会有点神志不清。每次来看她老人家,总觉得满屋子的气氛越来越凝重。祖母常常盯着我看许久,似有万语千言,又无力诉说,最后全化作了一句:多吃点,保重身体。平平常常的一句,却一字千金。

祖母手上套着的银镯子,已经混浊无光。我给祖母喂水,她总是一喝水就反胃想吐。那难受的样子,让我捧着水杯的手开始颤抖,有种无能为力的心痛。与祖母相处的日子总是特别的短暂,年后我回城上班。十几天过后的一个凌晨,祖母悄悄地走了,没有人知道临走前的她想了些什么。再多的眼泪,也于事无补了,只年前祖母看我那幽幽的眼神记忆犹新。

很长一段时间,我经常梦到祖母,梦里的她笑容可掬,双腿还能正常走路,还能和我亲切交流。希望那边的祖母,没有病痛,还是多年前那个爱笑爱唠嗑的老太太。听说人走了,会化作天上的一颗星,抬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中间的距离叫思念。

○邱志玲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