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

2020年09月 16日 09:1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王翔

这次回老家距上次已有二十多年光景,进入泰兴大王庄七小队时,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老家的变化太大了。

上次回老家是奶奶去世后“出田”。记得那年是穿冬装的季节。老家前后两进屋的分布及功能印象极深。老家正南五十多米处有一条东西向清澈的河,叫沙河。庄上人生活、生产用水均取于此。童年的我常常在河边戏水玩耍,河水的涟漪至今荡漾在我的记忆中。

车子停妥,已是晌午了,我们一行人在二叔的引领下先去祭祖。沿着老家东侧的一条小路向北径直过小河,西折,穿过满是菜花黄的堤坝路,眼前出现了一块麦地。二叔说,这就是咱家的田了。在地的西北角,有一个极不显眼的土坟,虽没有墓碑,但四周非常清爽。

二叔拿出祭祖用的物品,随着鞭炮的鸣响,我们按照辈分轮流行大礼,到孙辈时,我首当其冲。知道奶奶健在时曾抽烟,我特地带了香烟。边摸出烟,边递到嘴边点烟敬奶奶。此刻奶奶的慈祥、对我的无微不至的呵护,甚至是有那么一点的“溺爱”等等往事都似强大的气流涌到脑里化作泪水溢出眼帘,时间极短,但却包含了我对奶奶的万千感恩与怀念。

回到了老家的院中后,虽已看不到记忆中的老屋了,但取而代之的三层楼却无言讲述了如今的富庶生活。除了楼房东侧的现代化厨房,在楼房西侧平房中还保留着老式的锅灶,这或许是二叔二妈对旧生活方式的一种守护吧。在西侧平房中还置放了两个旧的大柜,二叔说,一个大柜是奶奶当年的嫁妆,另一个大柜则是二妈的陪嫁。两个大柜的外形极其相似,只是奶奶的那个更高、更旧些。我情不自禁地打开了奶奶的那一个大柜门,虽已空无一物,但我仿佛又嗅到了奶奶的衣物散发出的好闻香味。午饭是二妈及乡邻帮忙做的,看得出是极尽其能的,应是前两天就已准备了。红烧肉是老家的特色,自然赢得大家一致的赞许;饺子太可口,我们边吃边说“要带点饺子回扬州”。记得少时,二叔二妈曾包了次野菜馅的饺子,在我的印象里,那次吃得撑着肚子消了好久的食。这次再尝二妈的饺子心里别有一番滋味:这么多年,二妈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但吃饺子的我和包饺子的她都已不复旧时的模样了。

不忍浪费在老家的短暂时间,席间,我几次到灶房与二妈聊天,又坐在大锅后面,为锅膛添柴加薪,那一瞬间,感觉又回到了飞逝时光的那一端。饭毕,我一人悄悄踱出院门,来到了沙河边。沙河的两岸长满了菜花,黄灿灿的,满眼生机。这样的景致恰是一幅最鲜活的“水乡图”;这样的黄灿灿,丝毫不输凡·高笔下的“向日葵”。

春日午阳,晴空万里,爽透心脾的春风与温和体贴的阳光轻轻抚摩着我的脸庞,阳光和空气不时还送来缕缕的花香……老家就这样以最温柔、最温暖、最亲切的方式抚慰着游子的身心。

踏上归途前,与二叔二妈等乡亲告辞,我和二老的眼睛彼此都模糊了……亲情难忘、乡情难忘,亲情难舍、乡情难舍啊!好在,交通便捷的现在已非往昔,我的老家,我的日渐老去的亲人们,我会常回来看望你们的!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