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四过扬州

2020年09月 16日 09:1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华干林

苏轼曾在扬州写下《西江月·平山堂》,最后两句云:“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岂料一语成谶。数月后,他兴致勃勃到湖州赴任时,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人生中最惊魂的一场噩梦竟由此开始。

到湖州任上才三个月,苏轼就被人诬告,说他用诗词讥讽朝廷,毁谤皇上。其实,苏轼因才华横溢,锋芒毕露,又反对熙宁变法,早就被人盯上了。你苏轼不是好拽诗文吗?那好,咱就从你的诗文开刀!

最早从苏轼诗文中找茬的人,是我们都熟悉的那位《梦溪笔谈》作者,大名鼎鼎的沈括。

神宗熙宁六年(1073),沈括任两浙路察访使,离京前向神宗拜辞请训时,神宗当面嘱咐于他:“苏轼通判杭州,你去那里要好生待他。”可没想到,沈括这个看似严谨的科学家,实满腹的鸡肠狗肚。他原本就嫉妒苏轼,如今又听神宗要他关照苏轼,妒忌之火,不可抑制,就暗暗设法陷害苏轼。沈括到杭州时,虚情假意地同苏轼交往论旧,拉拢感情,并表示对其诗词的喜爱,要求其手录近作诗词作为纪念。苏轼一贯胸怀坦荡,并无任何疑忌,就写了送他。可沈括竟将苏轼诗逐首加以笺注,附在他察访工作的奏报里,签贴进呈,告苏轼“词皆讪怼”。什么意思?就是说苏轼的诗,词语都是讥讽和针对皇上的。好在,神宗没搭理沈括。然而,令苏轼更没想到的是,五年后,沈括的这种丑陋把戏,却在一个扬州人手中重演。

这个扬州人李定,我真不好意思说,他少受学于王安石,登进士第,曾做过定远县尉、秀州判官等。熙宁二年,得到扬州老乡孙觉的推荐,得入京城任职。一见王安石改革风头正劲,便投其所好,一头扑进改革派阵营,深得王安石喜欢,仕途一路顺风。

宋史上记录了李定一件事,很能说明其为人。

李定在担任泾县主簿时,他的庶母仇氏死了,依古制,李定该回家服丧丁忧。但李定居然对母丧之事隐匿不报。后被人揭发,甚至被司马光指责为“禽兽不如”!这样的人本来该罢官,但李定因得到王安石袒护而免于罢职,改任崇政殿说书。元丰初年,李定又召拜宝文阁待制、同知谏院,进知制诰,直至御史中丞。苏轼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曾经在写给别人的诗中旁敲侧击地讥讽过李定。李定一是作为王安石的铁杆,与苏轼政见不合;二是因为私仇,又把持着御史台,于是便有了在臭名昭著的乌台诗案中,充当主角的机会。

宋代官场规定,官员但凡调动(包括被贬谪),到达任所之后,都要给皇帝致《谢上表》,其内容无非官话、套话。苏轼到达湖州,也照例给皇帝写了《湖州谢上表》。御史台以李定为首的那一帮苏轼的政敌,认为机会来了,便抓住苏轼《湖州谢上表》中的只言片语,故意捏造罪名,说苏轼“怨谤君父”。开始,神宗并不相信,但经不住李定一帮人轮番上阵,穷追不舍。结果,皇上耳根也软了,竟然同意御史台对苏轼治罪。

苏轼获罪的消息很快传遍朝野上下,更引起了苏轼的朋友们的密切关注。解押苏轼的船从湖州出发,沿途经过苏州、润州等地,老百姓都为苏轼求神拜佛,祈求他能平安无事。

几天后,过了长江,来到了扬州。

时任扬州知州的鲜于侁为官清正、干练。他听说苏轼被捕,押解回京,将经过扬州,立即表示要见苏轼。御史台士卒对他提出了警告,但鲜于侁却理直气壮地说:“欺君负友的事,我不忍心做。我和苏轼是老朋友,去看他是忠义之事,如果为这事而受处罚,是我甘心情愿的。”就这样,鲜于侁甘愿冒着受牵连获罪的危险,去看望了苏轼。鲜于侁的刚正不阿,大义凛然给了苏轼很大的宽慰。因为苏轼对这次从天而降的飞来横祸,是猝不及防的。在被解押北行的过程中,曾几度欲投水自杀,都因士卒看守太严而没成功。经过平山堂下时,还曾远远看见老友杜介家的纸窗竹屋,想到自己已沦为囚徒,生死未卜,心情是极其恶劣的。

苏轼第四次过扬州,是因一个扬州人的丑和恶,但到扬州时,陷入人生最低谷的苏轼却又再次感受到了扬州的善和暖。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