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蝉翼是汝瓷

2020年10月 17日 07:5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丁吉

读大学时,我的上铺来自“陶都”宜兴,闲暇时,他经常给我们讲宜兴的紫砂壶。他的讲述引发了我对茶具最初的兴趣。一把壶,紫泥周身散发出深红、厚重的光,深藏着手艺人的匠心密码。

一日,看一篇谈论古人审美的文章,被其中宋人所推崇“大美至简”的审美观深深吸引。文章里穿插着一张张宋瓷的照片,在定、汝、官、哥、钧五大名窑里,那一抹天青最是惹人注目,那就是有着“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美誉的汝州瓷。

在了解关于汝瓷的皮毛知识后,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置办了第一件正儿八经的茶器——一把汝瓷西施壶和配套的沉香杯。收到快递的那天,我急不可耐地打开包裹,一把掌心大小、周身圆润、通体天青的茶壶,一枚大小适中、流连指尖的茶杯呈现在眼前,那一刻,别提心里有多欢喜。从各个角度小心端详汝瓷的细节,它的釉质、开片和颜色着实惊艳了我。

汝瓷的釉,打破了我对瓷器一贯的认知。我曾以为,瓷器的釉一定是明亮、致密且光滑的,然而汝瓷不是。它看起来内敛温和,摸上去手感细腻,据说,这是以玛瑙入釉才有的独特色泽,古人赞其有着“雨过天晴云破处”“千峰碧波翠色来”的美妙。关于瓷器开片,有人认为,开片破坏了瓷器完美的品相,但多数人包括我在内却为之着迷。这一道道没有规律、相互连接的裂纹,通过茶水的浸润与渗入,形成条条金线,如蝉翼纹,自然天成、妙不可言。至于汝瓷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天青色,在我看来,果真是重一点则太蓝,轻一点又显得寡淡,它就像是春雨洗过的天,不似秋的蔚蓝,也不似冬的阴沉,被拿捏得恰到好处,大大方方,轻快又不失稳重。

为了能尽快养出金线,我倒了满满一盆红茶,将心爱的汝瓷浸泡其中。三天后,茶汁呈现出红黑色,表面还漂着几滴浮油。我满心期待地取出茶具,然而,瞬间傻了眼——杯壶内侧壁的金线开始显现,外侧壁却依旧隐隐约约;更糟的是,汝瓷表面竟已形成了茶垢,有的甚至牢牢嵌在了壶口、壶柄与壶身的连接处,很难清理。

查阅资料,原来,我犯了养壶的大忌。终日浸泡虽可以让汝瓷更快显现金线,但这样养成的线是死的、僵的、笨拙的,失了深浅变化的灵动,更不要说体现岁月痕迹的深沉感了。我悔不当初,默默打了盆温水,细细擦洗茶具,就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一边自责,一边为自己的过失进行补救。我明白了,要把这一杯一壶当作朋友,用一道道茶汤和岁月来滋养。

因为这一抹天青,我结缘了汝瓷;又因为那一次“急功近利”,我明白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我钟情于汝瓷的至简之美、内敛细腻,也期待着金丝蝉翼纹有一天能在我的汝瓷上显现,但这一天来得是早是晚我已不在意。刻意追求会让人很累,反倒失去了乐趣;留心欣赏过程,才是快乐的真谛。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