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回响——聆听扬州

2020年10月 17日 09:4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何谓朗诵?按今日定义,即把文字作品转化为有声艺术语言的创作,朗即明亮,诵即吟诵,以表达思想感情。其实,于2500岁扬州言,朗诵,古已有之。不过,它不属于一个独立的表演艺术模式。它渗透于社会生活,贯穿于城市进程。梳理它的脉络,我们听到了一腔玉振,九转金声。

第一声

讽谏式朗诵

我们听到的扬州第一诵,发生在公元前196年。自吴王刘濞就广陵国始,开铜山铸钱,煮海水为盐,致使扬州国用富饶,成了华东中心。此后,刘濞骄淫了,政变了,于是引出了郎中枚乘的金殿陈词《七发》。这段长篇分疗病、音乐、饮食、车马、宫苑、田猎、观涛七章铺陈列举,汪洋恣肆,论天下之精微,理万物之是非,解剖吴王奢侈享受之源,图霸作乱之根,尤其用曲江波涌而作的《观涛》:状如奔马,声如擂鼓,用以震撼吴王,澡概胸脏,从而发蒙解惑,维护统一。这就是扬州第一诵的起点:不呼口号,不作病吟,而是直面重大课题,关注国计民生,议君之德行,论政之资治,振聋发聩,警钟长鸣,无异于一篇政治宣言。

第二声

声讨式朗诵

烽火中的朗诵,发生在唐文明元年,徐敬业借匡复李唐为名,起兵讨伐临朝裁政的武则天,而基地正是扬州!三军誓师,骆宾王高诵他起草的《讨武曌檄》,这份声讨文书,以犀利之笔、辛辣之态,以摧枯拉朽之势、气势恢宏之概,直指武则天,揭露丑陋,指控罪恶,号召天下讨武勤王。“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一篇朗诵,吹响了一支号角,搅起了一天风云。

第三声

咏叹式朗诵

江南好,秀美数维扬。其风光历为朗诵钟情标本,汉何逊之吟早梅,唐皮日休之吟木兰后池,宋晁补之之吟蜀冈,元贯云石之吟明月楼,明姚广孝之吟琼花,清纳兰性德之吟平山堂……历朝天籁诵扬州:风景这边独好。典型诵例,莫如扬州人张若虚的行吟扬子泽畔,吟春、吟江、吟花、吟月,吟夜,在开旷立意中,在静谧格调下,展示了扬州宏阔自然风光。而声中之佳构,音中之精华,则留下无尽的哲思。

第四声

寄情式朗诵

我们仅从扬州画舫的朗诵中,就品出真情。曾就任扬州的宋苏轼与秦观因都遭贬,心境共通,这日同乘玉舟,一人吟道无情水自东流,一船恨向西州;一人叹道砌成此恨无重数,此后贬谪知何处?传递的是挚友之情。明末扬州盐商孙枝蔚泛舟送友人返乡,珍重不舍,二人以诵抒怀,离别之情依依而出。青溪旧屋第四代刘师培曾是反清猛将,偕友舟泛瘦西湖,指点河山破碎,怅然朗诵“方今世事坠尘雾,大厦将倾谁则扶”,抒发的是忧国之情。

第五声

明志式朗诵

在扬州,明志诵莫过响在二分明月,旋于数点梅花,诵者即南明史可法。清军围扬州时,他领导了一场孤城保卫战。当史可法被俘、清将劝降时,史可法怒如雄狮,吼声从胸膛呼啸而出:“城亡与亡,我意已决,即碎尸万段,甘之如饴!”“遭时未遇,有志未伸,一死以报国家!”若问,何谓扬州史上最亮朗诵?此之听也。亮在于节!一天浩然气,千秋大汉魂,史公可法。

漫步扬州城,处处可见陈含光墨宝。生于光绪年的陈含光,诗骞,书峻,画幽,文慎,奠定了他近代扬州文化巨匠地位。1948年,他被儿子迎养于台北,但是,海峡阻隔,却隔不断陈含光与家乡的根系相连。他每每拄杖郊原,痴痴北望,吟哦“潦草衣冠黧黑面,故乡谁信是扬州”;他常常隔海抱孙,许愿“不羡此间饴味美,明年抱汝醉扬州”。游子之意切切,游子之志声声,令人唏嘘。

第六声

表演式朗诵

朗诵具表演功能,始于汉。尽管民国之前并非单独存在,但是,两门扬州传统艺术给了它生存空间。

一是点缀在曲艺中。“扬州好,评话晚开场。”扬州说书见于汉,宋以降,城市化火爆了勾栏瓦肆,而清代扬州成了全国评话中心,三寸舌褒贬是非,万余言讲论古今,所凭的表演功课,除了说与表,就是诵!如王少堂说《武松》,起书时的人物赞“武二英雄胆气强”与美酒赋“造成玉液流霞”,即方言朗诵。说书人从音域宽窄、音量强弱、音色明暗、音质软硬、音律平仄、音阶高低,让朗诵疾徐中节,高低合拍,抑扬顾盼,起落揖让。

二是融洽在戏剧中。扬剧古装戏《大义夫人》,唱做念打外也穿插了岳飞“血表”的大段诵白,孙爱民将方言吟诵化,从追忆诵起,到控诉、雄发,最后止于长啸,时如珠玉落盘,时如冰流幽咽,时如铁骑突出,时如朗月浩空。吐纳律吕,唇吻而已,方言朗诵为戏曲增加了元素,丰富了手段。粲花妙舌吐珠玑,功不可没。

第七声

修禊式朗诵

流水不腐,去污祛邪叫“禊”;文人到溪边将羽觞入水漂浮,得觞者须咏诗文,便叫修禊。扬州修禊设在红桥,于是叫响了“红桥修禊”。

开创红桥修禊先河,是康熙元年,由时任扬州推官的王士祯发起,他荟萃学士,于红桥间边击钵边吟哦,并首赋《冶春词》,天下尽和,绢素横飞,这一扬州文化史最早的群众性诗咏会,为修补“扬州十日”后的文化断裂,尤具里程碑意义。第二棒传到孔尚任手中,康熙年间他赴扬治水,三月三雅集名士,泛舟红桥,风雅颂会,他本人也朗声酬咏《泛舟》。乾隆二十二年,红桥修禊终被推上巅峰。振臂一呼者是两淮盐运使卢见曾,其时海内文士半集维扬,诗书酬咏,响应和韵达7000多人,成就了文化史上最大的一次诗书朗诵活动!

三次红桥修禊,前后达105年。就品位之高、规模之大、跨度之长言,前无古人。其实,历代标志性文学如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都与朗诵有不解之缘,或因朗诵而生,或因朗诵而传。如果没有朗诵,很难想象中国文化将怎样苍白!

第八声

治学式朗诵

朗诵,在教育中发出的扬州好声音,首先从曹李巷发出。《文选》是中国最早的汉诗文总集,隋唐扬州曹宪开一代选学之肇,李善亦成选学大师,同时皆以《文选》授课,锦心绣口,思玄语骏。于是,文选楼响起了朗读声。唐至清,扬州私塾遍布,书院兴起,四书五经的吟诵,引来了状元巷金榜题名的辉煌。从而佐证了治学式朗诵作为有效育人途径,传先哲精蕴,启后学困蒙。

这一点,也得到扬州学派的印证。有清一代,扬州人创立了朴学流派。其成就奥妙之一,便是朗诵治学法。学派山斗阮元最重朗读,从字音到字义,先读准,再读通,最后读顺。以强记著称的焦循,读书必摇头晃脑,必朗诵出声,虽无裂石停云之音、霓裳羽衣之妙,但于经无所不治,于史无所不精,于道无所不通。

第九声

呐喊式朗诵

清末民初,扬州出现了一个新型文学沙龙——冶春后社。处于中国社会转型的交叉口,社员们有感要发、有情要抒、有志要言,因而在南门城楼,在惜馀春茶社,在桥西花墅,每为饯春、避暑、幽秋、消寒时,通过朗诵,鞭挞专制,赞襄共和,愤慨列强,关注国难成了社员们情感喷发的闸口:“多少沉沦多少恨,半生书剑付谁叹”的悲沁,“古今城郭谁为主,南北兵戈未解围”的忧虑,“壮士甲兵征梦绕,故人裘马尺书稀”的超迈,“明年春意早,长夜复漫漫”的思奋,吹响了近代启蒙思想的集结号。这是大地的震动,作为大变革时期扬州民主的最强音,对于划破死寂,具有何等先行的意义!

历史远逝,岁月留声,古扬州朗诵依然响彻在天地之间。当历史车轮滚进二十世纪,扬州现代式标准国语朗诵终于剥离附属,以独立艺术生命体发声:首先,它破晓于二十年代“通俗新剧社”的文明戏演出,走向舞台中央;而至迟在1937年,由江上青组织的“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西进途中,人们听到的抗日宣传,如火如荼、如枪如炮,便是现代意义的专业朗诵!在民族存亡硝烟中,这山呼海啸般的朗诵,得到了1938年5月武汉《新华日报》的颂扬。

而今,扬州新时代朗诵又热,如鲲鹏展翅,一啸冲天;雄鸡亮喉,九音动地。千年过去,广陵涛声依旧,这涛声,就是扬州朗诵——用中国最好声音,高颂中国最美故事。 王资鑫 绘图 沈江江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