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张謇倡议这样"导淮"奠定淮河入江水道的格局

2020年11月 21日 08:1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张謇在扬州大学铜像

江北运河工程局全体职员合影

张謇是民营企业家的先贤和楷模。其实张謇跟扬州也很有渊源。他是扬州大学的奠基人之一,今天的扬州大学便肇始于1902年张謇先生创办的私立通州师范学校和通海农学堂,张謇的铜像仍矗立在扬州大学校园内。他倡导提议的“导淮”“三分入海,七分入江”的分疏(水)比例,奠定了淮河入江水道今天的格局,扬州成了“江淮明珠”。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春,42岁的张謇科举“大魁天下”,被清廷授翰林院编撰,从此声名鹊起。其后,张謇转而兴办实业、涉足教育等领域,成就卓越。他创办了我国最早的民族纺织工业——大生纱厂、兴办了我国第一所师范学校——通州师范、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博物馆。作为我国著名的近代水利大家,他又为我国水利事业呕心沥血近40年。

首提“三分入海,七分入江”

过去500年,淮河发生过130多次特大水灾。对相当于苏伊士运河11倍、巴拿马运河26倍,总长2800多公里的庞大的淮河水系,离开流域的任何一个局部,水灾问题都没有办法被看清。

1909年,张謇在《致端方函》中说:“承电设局导淮,命謇为总参议。”他认为导淮必从查勘全流域和测量工作入手,设立江淮水利公司,在清江浦(今淮安市)设测量局,从1911年2月开始,到1922年12月,先后测量6次,测量人员为通州师范测绘班培养的毕业生40人,以后又增加苏州土木工科甲班毕业生20人,测量河道85条,总长度9715.0公里;其中苏境40条,总长度3122.4公里;皖境16条,总长度4037.6公里;鲁境29条,总长度2555.0公里。洪泽湖、高宝湖、射阳湖、微山湖等地地形测量20737平方公里,其中皖境10253平方公里。有25卷2143本,图4504幅;流量水位雨量图805幅,表632张。这是江苏省近代第一次大规模的水利测量。

1914年,张謇与荷兰工程师贝龙猛同勘淮河。查勘结束后,于6月撰写《复勘规画导淮豫计之报告》,提出治理规划。11月撰写《淮与江河关系历史地理说》,总结自夏禹治水以来四千余年治淮历史。

后来,张謇经过进一步勘测淮河流域后,1919年2月,撰写《江淮水利施工计画书》,提出“七分入江,三分入海”的导淮计划,入江路线由三河经高宝湖、邵伯湖出里运河经归江各(坝)河道入江,淮、沂、沭、泗分治的原则。

将12年测量成果汇订成册

1914年8月,经江苏省民政长韩国钧奔走斡旋,全国水利局下设“筹浚江北运河工程局”,与运河上下游堤工事务所共同负责江北运河地区的水利治理工作,隶属于江苏省政府,办公地点设在江都(今扬州,当时是租的房子,难寻旧址),负责人称总办,由高邮人马士杰担任总办,这标志着自晚清以来日渐淤塞的江北运河迈出了治理的第一步。

1919年,北京政府特派张謇为江苏运河督办,韩国钧为会办。1920年4月1日,韩国钧与张謇在扬州江都将“筹浚江北运河工程局”改组为“督办江苏运河工程局”,江北运河治理掀开了新的一页。

市水利史专家徐炳顺告诉记者,1921年8月12日连续大雨5日,江淮涨,洪灾遍及豫皖苏鲁四省,运河堤岸日夜告急。8月23日,张謇以69岁高龄与韩紫石冒险前往扬州灾区勘灾。其时,运河段的车逻坝、新坝、南关坝均已开启泄水,里下河七县一片汪洋。七县守坝者五六千人卧坝上,以死争不开昭关坝;高、宝两县沿运河农民要求开坝者则有近万人。张謇在承天寺被保坝与开坝者包围起来。面对一触即发的械斗危险,他指挥若定,根据调查的水情,权衡利害得失,坚持不开昭关坝,最后,根据水情,他们决定打开东台泄水要道王家港,而坚持不开昭关坝。结果,保住了大片地区。当时虽遭责难,事后却受人称颂。第二年高邮、邵伯与淮扬一带稻田大获丰收,较往年为倍。

民国时期《国民政府导淮工程设计纲要》所设计的淮河洪水量每秒最大为15000立方米,入海里为1000-1500立方米,入江入海路线和沂、沭、泗各河洪水出路,基本的根据就是张謇拟定的方案。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治淮规划中,把淮河从洪泽湖入江水量确定为每秒6000-8500立方米,这与张謇在《江淮水利施工计划》中制定的江海分疏泄洪量相差不大。在泄洪实践中,入海水道最大泄洪量每秒1500立方米,入江水道最大为12000(8700)立方米,这和张謇制定的入江入海流量很接近。

风雨如磐,独木难支。1924年,张謇让清江浦测量局将12年测量之成果汇订成册,付梓出版,并亲为之作序。对此时的张謇来说,也只能将毕生的心血化作此书,以待后来者了。

1926年张謇逝世,他为之奔走呼号了后半生的根治淮河水患方案,终于在新中国得以付诸实施。

通讯员 雍俊 记者 姜涛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