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 岸

2020年11月 21日 08:1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吴长江

下雨了,我去了江边。

雨不大,是想象中的那种秋雨,雨点很细,落在水湾里,落在江水里,画着圈儿,又一点点地消散。江里有船在走,像大街上有人在走。站在江边看船,也看着江水,江水是灰色的,天也是灰色的,船在灰色江天之间穿行而过,都没有说话。

我时常来到江边。无论心情好坏,来到江边看一看江水,吹一吹江风,都感觉惬意。喜欢来江边的当然不止我一个,很多人来到江边,有的是在早上,人们从一场睡梦中刚刚醒来,站在江岸一边看江水上闪烁着的朝阳碎片,一边伸伸胳膊,压压腿,顺着江岸跑上几圈。更有甚者,把双手围拢在嘴巴两侧,对着江面喊上几嗓子,好像这样就把江水也叫醒了。事实上,这条江是不会睡的,它一刻不停地向前奔涌着,仿佛是一条迁徙的蛇,或者也可以单纯地说,它们只是一队向前奔涌的水而已。

与早晨不同,下午来到江边的人,大多只是站在岸边长久地伫立着,一动不动地,远远看去,像一尊尊寂寞的雕像;只有靠近他们才发现,其实他们的目光一直随着江面上来往的船,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缓慢地移动着,似乎那些船是被眼神所驱动的。我也常对着这些船想着,它们从哪里来?要到哪去?会在哪个港口停泊?有怎样的故事?我只是岸边人群中的一个,和所有人一样,在江边站着,看着船只远去,宛如送走一个个远行的朋友。

我也曾从江边的观景台上走下来,走到江滩上,看江水一浪一浪地奔涌过来。这些顽皮的水,在互相追逐嬉闹间,也顺带着将那些埋藏在江水里的秘密,推到了江岸上。一个蓝白色摩托车安全帽,一个黑色的笔记本,一个空的二锅头酒瓶……我固执地相信每一个被江水送回来的“杂物”背后,都有一段故事,只是这些故事和我们大部分人的故事一样,在时间之河的流逝中,从来不会被人提及。

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讲的是一艘船行驶在这条江上的故事,电影里的男人从上海上船,沿着这条江逆流而上,直至行驶到这条江的源头,一路上他爱上了三个女人,也伤了三个女人的心。电影中有一个镜头,一个女人在江岸等着那个男人,然而男人却没有下船见她,女人久久地注视着渐行渐远的轮船,而后一边大步向江水中跑去,一边大喊:我放弃修行来等你,你却不敢见我,你能躲到哪去?这是我的——长——江!随即,她便瘫坐在江岸上。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