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征日记》中的 阮元及扬州胜景

2020年11月 21日 08:1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方亮

《北征日记》,清顾廷纶著。顾廷纶(1767-1834),字郑乡,浙江绍兴人。文有经术,受知于阮元,后入浙抚署任幕宾。嘉庆八年(1803)六月二十五日,阮元奉旨赴承德避暑山庄入觐述职,顾廷纶以幕宾随从,迄九月二十五日返浙,爰成此记。日记记载阮元行迹颇详,能够丰富我们对于阮元的认识。日记中对于扬州胜景的记录,也具有较为重要的地方文献价值。

一、民心拥戴的阮元

嘉庆四年(1799),阮元奉旨署理浙江巡抚,次年奉谕实授。至嘉庆八年,阮元抚浙四年,已取得不俗政绩。阮元奉旨入觐濒行,浙人皆以为其将入京辅政,参与枢密,门生皆赋诗送行。日记记载了作者亲见的浙江百姓送迎阮元之盛况。六月二十五日阮元离杭,“省中官员暨绅士、军民等送中丞(指阮元——引者注,下同)入觐者,水陆相望,不下数千人。各家铺面,设香花灯烛焉。”次日五鼓,至嘉兴城外三塔寺,“水面灯光,照耀如昼。嘉协弁兵道傍跪送者,自南至北约长里许,五人为伍,十人为什,又不下七八百人,洵大观也。”当九月二十四日返抵嘉兴时,“城外马头,东西设军门、鼓亭,营弁、马步战兵约二三百人,皆跪接。队伍整齐,旗帜明肃,较来时夜半所见,更为轩举。居民男妇观中丞者约二三里许,不下万余人。”官绅军民对阮元的送迎可谓隆重热烈,倘若阮元官声不好,必不至于是。这正可说明,阮元在浙政声卓著,深受民心拥戴。

旧时地方官员为了接待过路大员,常设立公馆以备住宿,这往往给当地百姓带来负担。日记记载,七月十二日至山东郯城,代理县令宋某听说阮元至境,出迎郭外,并于十里铺地方设公馆。但阮元对此很反感,“力辞不住,仍自觅打尖地。”他还再三叮嘱宋某,“知会前站,幸勿为备行馆,彼此相安。”事实上,自王家营启程走陆路,“各地所备行馆并不住宿焉。”在封建时代,阮元此举实属难能可贵。八月初八日,召对,恰值护浙抚布政司清安泰有弥补仓库亏空覆奏之折呈递,嘉庆帝为此询问阮元。阮元“即将浙省各员力量止能如此及弥补必须十年分限之处婉转反覆,详悉缕陈”。嘉庆帝一开始认为十年之期“未免稍远”,经阮元明晰陈奏,嘉庆帝颇觉释然,并谕云“自然以你办法为是”。从上述可知,阮元为官好,贵在知操守、以苍生为念。他受到百姓的衷心拥戴,自然在情理之中了。

二、备受宠异的阮元

八月初六日,阮元抵承德,十六日陛辞返浙。在此期间,“凡赐宴三次,召对八次”(张鉴等撰《雷塘庵主弟子记》卷二)。《北征日记》对召对、赐宴情形及赏赐各物有极为详细的记录。八月初七日,张鉴等撰《雷塘庵主弟子记》及王章涛《阮元年谱》皆云“召见于行在”,具体情形付之阙如。然而据日记,可知此次召对详细情况。嘉庆帝“赐克食”(帮助消化的食物——引者注,下同),并询问浙江海塘、洋面等大概情形,阮元逐一奏对,嘉庆帝对他极为满意,称赞说:“汝在浙做官甚好,四年之中安静无为,与地方甚相宜,不但朕说你好,中外同声称好。”又说:“向来督抚大员不宜多更换,官做得好,久任更好。”盖嘉庆帝欲阮元久于其任也。阮元两度出任浙江巡抚,前后长达十二年之久,与这一天的召对有很大关系。

八月初十日,嘉庆帝于避暑山庄之万树园宴请蒙古王公大臣及越南、哈萨克诸贡使,特命阮元与宴。阮元位在东首一品诸大臣之下。宴会场面隆重,“先奏雅乐,次奏蒙古乐,成礼而退,蔚为大观。”阮元有《万树园赐宴,时蒙古王公及回部、越南贡使皆列座,参赞侯德楞泰亦凯旋,纪恩一首》诗。

八月十五日,中秋节,嘉庆帝赐曲宴,阮元赴宴,并有《中秋日山庄恩赐曲宴,用唐王建诗韵》诗纪之。据日记,可知赐宴勤政殿,看大戏,戏名《草木衔恩》。嘉庆帝还赏给阮元玉如意一支、小刀一把、荷包四个、点心一盘。是日之宴,恩遇最隆,“汉人自军机大臣之外,惟中丞一人与晏。”

从上述记载不难看出,阮元深得嘉庆帝信任,备受宠异。

三、爱才好士的阮元

阮元不仅是高官,而且是学者。《北征日记》中记录阮元途中迎拜之人,除官员外,还有不少学者,皆当世名士。如在苏州,拜访钱大昕,往吊段玉裁父亲。舟至宝应,登岸往刘台斗家致祭其太夫人。返程经北京,会晤吴荣光、王引之等。

“当代怜才阮侍郎”,阮元爱才好士,无所不及。日记对此亦有反映。如接纳“素能诗,貌韶秀”的甘肃青年诗人陈均为弟子,接见登州贡生毕以珣,赞其“学问为东省第一人物”。在山东,生员宋兰向阮元呈送诗稿,马履泰请阮元为自己的诗集作序。阮元对弟子顾廷纶十分欣赏,路上,不仅向其“谈生平考试暨历官事甚悉”,而且偕游虎丘、泰山。在泰山,阮元口占一联赠顾廷纶,联曰:“其文有经术者贵,于山见泰岱之高。”推崇赞扬,溢于言表。弟子中除顾廷纶外,陈文述亦随侍阮元北上入觐。阮元与两位门生常唱和联句,后顾廷纶请人绘《滦水联吟图》。除顾廷纶外,阮元、陈文述、铁保诸名流皆有题诗。

四、顾廷纶笔下的扬州胜景

阮元北上往返途中,皆于家乡扬州停留。顾廷纶得以在扬州游观名胜,因此在《北征日记》中留下了生动记载。

如记所见高旻寺:“过三汊河,岸西有行宫,为圣祖、高宗巡幸驻跸之所。河口有高旻寺,寺为高宗纯皇帝建,乾隆四十二年三月落成。寺方广数亩许,绕以红墙,椽用方,瓦用琉璃。环墙植柳,绿阴成幄,林表涌七层浮图,屹然相峙,红栏碧树,辉映丛林。”从中可见,高旻寺很有皇家气派。

平山堂为扬州名胜,顾廷纶二度往游。北上时首游平山堂,记曰:“山堂为淮东佳胜,终岁游人如织,不可以不往。……出北门,至长春桥,登小金山,少憩。遂回舟至莲花桥。桥三门,门各四洞,其式与别桥异,想圣驾巡幸时为水嬉船只列阵出入之所,桥上故有亭,今已圮。桥而西,为熙春台,上有额,题‘五云多处’四字。循台而上,回廊环绕,掩映桃柳间。往北过数百武,即芍田。芍田者,汪氏之别墅。田方广数亩,皆种芍药。当花开时,男妇赏花饮酒,于此汊港,舟为之满,不数都中丰台之胜焉。……至平山堂,山高不过数十丈许,中为御道。寻道而上,至山顶为法净寺。寺门外壁间有‘淮东第一观’五大字,用秦少游句,拙老人蒋衡书,歙人汪应庚立,衡即为太皇太后写经者。寺间壁为行宫,即平山堂。堂为欧阳公修守郡时所建,匾用隶额,即欧阳公书也。负高遥眺,江南诸山皆拱揖槛前,山与堂平,故名平山。山堂基址不甚展拓,故行宫气魄不及西湖。前人有云,‘西湖是天生佳丽,山堂诸胜譬如大家女子,时样妆束,粉白黛绿,观者亦为销魂。’今余亲至其地,觉前人之言不余欺也。”文中写到了莲花桥、熙春台、平山堂诸胜,对于扬州园林研究都是很有价值的材料。

南返时,顾廷纶再往游平山堂。日记云:“遂出北门,上船先游洪园,结构轩敞,环以湖水,残荷剩叶,红蓼垂花。过虹桥,为净香园,夏日芙蕖,夹岸映发,较他处为盛。稍东,为绿杨湾。穿竹桥,过小金山,至三贤祠,为卢雅雨都转所建,供欧苏二先生像,以王阮亭配。其后即芍田,壁镌‘芍径’二字。出三贤祠,过板桥,为高咏楼,其后为清韵轩。轩后有池,旁多种芙蓉。遂登舟至蜀冈,登观音山,望迷楼故址。”虽于平山堂无甚着墨,但写到了洪园、净香园、三贤祠等景,恰可与上文互相补充,于园林研究不无助益。

顾廷纶还游安定书院、天宁寺、梅花书院、史阁部墓等处。梅花书院讲堂上有楹帖数联,顾廷纶记其最佳一联,此联为朱孝纯所题,联曰:“文贵师古圣贤,自树立而不因循为其能者;士必学有经术,通经济而知时事真大丈夫。”

除了扬州胜景,顾廷纶在日记中还写到了其他一些情况。如顾廷纶看到“便(益)门城外多茶酒肆,剃头铺、澡堂亦复相间,妇女在道旁纳凉,人视之,恬不为怪”,认为“盖风俗使然也”。行经邵伯镇,顾氏记曰:“(邵伯)镇为江都所属,民灶不下万余家,米粮聚会,货甲天下,故客商及土著之人尤众。”日记中还记录了顾廷纶两次至傍花村看菊、在堂子巷许楚生家“为持螯之饮”及至槐月楼吃面等事。这些有关扬州的记载,皆为作者亲历亲见,对于清代扬州研究,不失为有价值的史料。

本版绘图 沈江江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