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妇幼共成长】致敬!我心目中的市妇幼

2020年12月 24日 08:2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我不是扬州人,却深爱着古城扬州。大学毕业后,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我爱她的一草一木,爱她的美景、美食,爱这里的人,更爱市妇幼保健院。每当我经过市妇幼时,总要停下脚步,怀着一种崇高的敬意,深情地对她看上一眼。几十年来,我无数次对她顶礼膜拜。

我结婚较迟,29岁时才经友人介绍与一位扬州姑娘结婚。第二年,妻子怀孕,我远在故乡如皋的母亲按照当地风俗,一定要妻子在如皋生养,没想到遭遇难产,听到产房里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喊声,我的心在颤抖。所幸,经过医生的奋力抢救,母子平安。

三年后,妻子怀了二胎,然而,难产的阴影一直困扰着她。母亲苦口婆心劝说,最终妻子提出两个条件:其一,要在扬州生养;其二,要选一家最好的妇产科医院。我们欣然同意。

全家开了一个家庭会议,最终选择了市妇幼保健院。我提出了两点理由:一、这家医院是一家妇产科见长的医院,医疗水平高、设备先进。二、我们住在彩衣街,离医院最近,只有200多米,临产前能尽快赶到,产后十分方便照顾。

那年4月初,妻子快要临产,我和岳母搀着她一起到了医院。我赶紧办完了住院手续,岳母将妻子送进了助产房。产科医生和护士立刻各就各位,行动起来。产科吴医生安慰我妻子说:“别紧张,有我们在,一切会顺利的。”一句话,如春风温暖了妻子的心。

医生和护士们对我的妻子可热情了,她们陪着她说话,以分散其紧张心情,洁白的身影像一群自由飞翔的白鸽。

妻子住院期间,我一直担心会出现第二次难产,内心十分焦虑不安。一天,岳母悄悄地对我说,“听人说,到医院一定要送红包,特别是妇产医院,不送红包,到头来会吃苦头。”于是,我准备了两个红包,一个送给助产士,一个送给护士长。当她们在办公室时,我塞给她们红包。可她们说,“不收红包,接生是我们的责任。”她们的话还未说完,我丢下红包就迅速离开,一边走一边说,“这事别人不知道,没关系。”

4月3日,妻子生下一个胖宝宝,母子平安。几天后,只见胖儿子神气活现,手舞足蹈,胖嘟嘟的小手小腿挥舞着,快乐得像位“小天使”。

住院期间,我们始终沉浸在快乐幸福之中。就在妻子出院前一天,院方给我们送来了两个红包。事先,我们没有把送红包的事告诉妻子,她莫名其妙地说:“妇女生孩子,医院还给产妇送红包、发奖金,真新鲜!”

院方说:“这是你们发给医生护士的红包,她们如数上交,现在退给你们,希望你们给产妇和婴儿多买点营养品。”

我们全家被深深震撼和感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丁邦元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