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忙新年

2021年02月 23日 08:18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就这样,在农人腊月用心的准备中,在除夕夜浓浓的年味中,在孩子们焦急的盼望中,新年犹如青春美少女般优雅登场了。

生活富足了,过年的仪式也简化了,过来人难免会有点儿念旧,就像此时的我,特别怀念儿时的年味。

那时,在年前一个月左右,大人们就开始计算着口袋里的余钱、米缸里的余粮,好为过年作打算。“有钱没钱,洗洗过年”,屋里屋外地全面除尘后,大人们会将柜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洗的洗,晒的晒,因为心中有期盼,所以手浸在刺骨的河水里也不觉得寒冷。

那时候,家家孩子多,钱却不宽绰。精明的母亲们会结伴去集市给孩子们的新衣服选布料,这样既可买得便宜点,又可在色彩上有更多选择,要是哪家少块布,还可相互匀点儿过来。

接着,就是忙蒸年糕和做米饼了。

年糕要用糯米,糯米要放在水桶里用冷水浸泡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再捞出来,慢慢晾干。最后还要将晾干后的糯米碾碎成粉并晒干,这最后一道工序,那时的人们只能用最原始的工具——阽来处理。

阽由一个空心的石头和一根绑着石头的木棍组成。木棍的下面有一个桩,把木棍分成前后长短不同的两截,绑石头的那头要短得多。就这样,人站在木棍长的那头,用力地往下一踩,绑着石头的那头就会高高地抬起,落下时正好砸在地上空心石头的米上。随着石头有节奏地起落,随着石坑里的米不停地翻动,米渐渐就变成了粉。

碾米时,木头上的石头何时该落下来,地上坐着的人何时该去翻米,需要丰富的经验。每次,年幼的我总是会站在远处提心吊胆地观看,可每次都会发现自己是杞人忧天,一切都是有惊无险、妥妥的。

因为一个村子里的阽极少,所以需要排队等候。乡亲们聚在一起,一边排队等待碾米,一边儿聊着家长里短。寒冬深夜的煤油灯下,乡邻们劳作的和谐,热情的交谈,仿佛给年缓缓拉开了欢快的序幕。

与阽极少一样,蒸年糕的模具也不多,很多人家需要去借。作为感谢,人们会送点年糕给模具的主人,具体数量视自家丰足程度来定。当然,模具借出去一圈以后再拿回来,主人家也不再需要蒸年糕了。

接下来就要送灶神和迎灶神。

在土地贫瘠物质匮乏的时代,吃饱肚子是人们关心的头等大事。年前,家家户户都会买来一张灶神的画贴到灶上。腊月二十四,农人会用鞭炮隆重热闹地把他送上天,好让他去向玉皇大帝汇报自家一年的情况。看到大人们拜神如神在的表情,孩子们会在一旁偷偷发笑,认为那是在搞迷信活动。这时大人们就会非常严肃地训斥几句,孩子们于是也就学着大人的模样行礼祷告起来。年三十时,家家又一齐把灶神给迎回家来。与送时一样,迎时也要烧香、祷告、放鞭炮。前前后后一番隆重仪式,含着农人对神灵的敬重和对新年的期盼。

再下来,就是贴对联了。

乡邻们通常是去买几张红纸,请村里擅长舞文弄墨的人用毛笔写上吉祥话。贴好对联后,还会在门头贴上一排喜纸,觉得只有这样才算是完整气派。喜纸上面会刻上诸如“福禄寿喜财”之类的。

干净的屋子,崭新的衣服,香糯的年糕,松甜的米饼,大门上的对联,门头的喜纸,灶头的神像……腊月里的一番忙碌,让家家户户焕然一新。

这些都弄完了,也就到了正式忙年夜饭的时候了。

过年时,能够在自家墙上看到挂着几斤肉,这足以让小孩子们无比开心与自豪。家家一般都会买点肉回来,加上米饭和鸡蛋,炸几盆肉圆。

米糕和米饼,表明家里的富足有余;汤圆和肉圆,代表着一家人团团圆圆;再买点儿鱼,象征了年年有余。有了这几样,就可以过一个美美的新年了。

大人们最会分工合作,往往家里一波人去忙年夜饭,一波人去包年礼和红包。年礼一般就是白糖、油果子、云片糕和蜜枣之类,将这些拼凑成四样或六样,装在一起算是一份年礼。如果家里有长辈,还会多添点儿肉才心安。农村人重亲情,逢年过节主要的亲戚都要走动下,一个亲戚就得要弄上几样,那七大姨八大姑的,一轮拜年下来,还是需要准备不少的。

当时包红包还是分票和角票。为了让红包显得大气好看,大人们多会选择分票来包,鼓鼓的,好看!除夕晚上,孩子们吃完年饭,拿到压岁红包,已是无比满足。回到房里,又发现床上放着新衣服,枕旁还有妈妈事先准备好的糖果吃食,更是异常兴奋。

就这样,在农人腊月用心的准备中,在除夕夜浓浓的年味中,在孩子们焦急的盼望中,新年犹如青春美少女般优雅登场了。

█柏红秀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