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毫汉气象 援笔晋风流

2021年04月 06日 08:2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长乐》

《愿持山作寿 常与鹤为群》

《明·王世贞论书句》

▲《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句》

▲《金·李俊民诗·用赵之美留别韵其三》

《宁静致远》

《养浩然正气》

▲《唐·李白诗·将进酒》

【名家简介】

张军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理事,江苏省书法家协会新文艺群体工作委员会委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扬州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

严安

张兄名军,号问渠堂主,泰兴人,横渠先生之苗裔也,弱冠负笈来扬,学于兹,家于兹,后定居于兹矣。

余与张兄相识二十余年,订交十六载,自觉于其人其书颇有所知,故敢撰短篇,庶明珠不为乱尘所湮耳。余呼张军兄作师兄,虽无同门之缘,实有同校之谊也。张兄长余五岁,高四届,始余入校时,其书遍悬校园,而其人已毕业矣。余亦幼好翰墨,见其书雄浑古朴,爽爽有动人风致,故慕其人焉。后适张兄应邀回校作书,余牵纸于侧,亲见兄运如椽之笔,挥洒捉放,无不如意,锋杪所至,流风四溢,良可羡佩。其后数年,余与张兄各自奔忙,常疏鱼雁,竟至久违。

甲申春,余偶识金日发兄,金兄交游广阔,因之得识诸多书友。忽一日,金君电余曰:“速来,新识一友,乃兄故人也!”余懵然赴约,乃张兄耳,二人相视大笑,以为人生际遇,真如白云聚散、流水分汇,其妙如此!自此往来渐密,遂成莫逆之交。其时余醉心硬笔,不事柔翰,师兄勉余曰:“书法本小道,硬笔书法小小道也,君当多习翰墨,此中风景,万倍于硬笔也。”余从之,遂搦狼兔,亦常求教于师兄。越明年,竟与张兄同登省新人榜,微末后学,幸附骥尾,实张兄劝导之功,余不敢忘焉。

张兄初学汉碑,于西狭、石门、礼器诸碑浸淫多年,面目朴茂浑厚,深得大汉气象;后以二王为宗,遍临圣教、书谱,书风清雅静逸,颇有晋人风度。乙酉省展后,张兄又摘省青年展桂冠,至于其余各类展赛,亦多有斩获,唯于国展不得其门,遂赴钱塘,问道国美,遍访名宿,技遂突进。张兄早年多以汉隶示人,兄亦多以隶自立。某日,钱塘某师谓之曰:“观君书,行优于隶,何不改弦更张?”师兄恍然顿悟,归而专心行草,数月,果入国展,其后二年,其势愈发不可遏,复入国展七八次之多,犹家常便饭然,故昔日同道多笑曰:“张君不我待也。”

师兄学书用功之勤,令人钦佩,余每造访,皆临池不辍。曾闻张兄大学时痴迷书法,焚膏继晷,竟至染病休学!余问及此事,兄淡然曰:“当时只是年少,而今思来无悔,同乡梅兰芳先生曾言‘不疯魔,不成活’,信然!”

师兄为人赤忱,但凡与友论书,皆是倾囊而出,直言不讳。赴杭深造后,眼界渐宽,书艺一日千里,指余书病,往往一针见血。余初学张迁,后因书斋逼仄,改习钟繇小楷,数年无寸进。师兄言余书有韵无神,粗观尚可,细品乏善可陈,若能参习《黄庭》《乐毅》,或能改观,余从之,竟得稍窥门径。余于书道天资驽钝,复惫懒太甚,更有数年耽于游乐,若无师兄教导,早已不能提笔矣。

数入国展后,师兄淡出展赛,潜心以教童子习书,笑言此乃扬州书法之未来。师兄不慕荣利,扬清风于鲍肆,奏流水于尘嚣,二十年来桃李三千,不唯真智慧,实乃大福报也。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