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和老牛

2021年04月 08日 08:28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滕家庆

又值牛年,让我想起了当年生产队里的老刘和老牛。

在“牛是农家宝,生产少不了”的年代,生产队里的牛、养牛人还有犁地把式的地位并列而显著。我们队里老刘既是养牛人也是犁地把式。

老刘原本不养牛,也不是犁地把式,看到外地请来的犁地把式抽打在老牛身上的条条鞭印,老刘心疼得受不了,主动请缨,队长就应了他。老刘的儿子在外地,添了孙子,老伴去照应,老刘一人住在村里。养牛后老刘索性搬进了牛棚,和老牛住在了一起。

老刘和老牛形影不离。大夏天,村里公鸡还没有打鸣,老刘就牵着老牛在田埂上吃露水草了,吃露水草的牛长得滋润健壮。老牛露水嫩草吃得斯斯文文,老刘小曲小调哼得舒心惬意。中午,老刘不让老牛顶着酷暑犁地,老牛泡在水塘里去暑,老刘蹲在树阴下避阳,老牛不时用尾巴向老刘身上溅水,老牛憨实,只有在老刘面前才会撒娇。到晚上,老刘听着老牛的反刍才能入睡,老刘晓得老牛不反刍不是累过了头,就是身子不舒服。冬天没地犁,老牛消闲了,老刘闲不住,老刘把牛草铡细了,和上麸皮稻糠给老牛加料,老刘用鬃刷给老牛捋毛,老刘把老牛带到避风的朝阳地晒太阳。老刘说,冬天老牛长了膘,春耕老牛才跑得欢。老刘像伺候自己的孩子一样伺候老牛,老牛像有恩必报的汉子一样为生产队耕田犁地。

春耕时节一到,铆足劲的老牛就直往田里跑。生产队里的大块田小块地,远处的近处的,旱地水田,谁先耕谁后耙,哪块和哪块搭配着犁,老刘了然于胸,为老牛计划得周周全全。旱地费力,水田耗工,上午旱地,下午水田,先远后近,先大后小,有得讲究。老牛前面走,背着轭使着牛劲,老刘后面跟,扶着犁发号施令,我们听不懂,老牛却全懂,执行指令绝无丁点差错。老刘手中的牛鞭从来没有落到过老牛身上,每每开始犁地,老刘一个空中响鞭“叭”,老牛就兴奋得“哞哞”欲试,犁田结束,老刘空中一串响鞭“叭叭叭”,老牛舒坦得反刍弄尾。

老牛生小牛了。老刘熬了大锅糯米粥,一家一大碗,每个碗里还外加一枚红枣,挨家挨户送去,每到一户,老刘就合不拢嘴:生了,生了,报喜,报喜。送糯米粥是我们村报喜的最高规格。这是老刘第二次全村挨家送糯米粥,上次是20多年前老刘自己生儿子时。老刘把黄豆泡开煮熟,用稻草裹成一小把一小把的,一边喂给老牛,一边叨叨:田里的事都安排好了,你只管把小牛喂好。

小牛见风长,没多时就见老刘领着老牛小牛在田埂上悠然散步了。那天早上,猛然听到老牛从来没有过的“哞!哞!”大叫,乱了方寸地向村里猛跑,把寸步不离的小牛都甩下了老远。走到近处,村里人才看清楚老刘趴在老牛身上,只有丁点知觉了。老刘有眩晕毛病,好多年没发过了,兴许是这段时间伺候老牛生小牛太累了、太兴奋了。除了小牛没人知道老牛是怎样把眩晕了的老刘弄上自己背的。

生产队用拖拉机耕田犁地了。我们村是四乡八镇里最后一个把牛缰绳交到牛贩子手里的。老刘到外地的儿子家去了。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