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好还乡

2021年04月 08日 08:28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顾河美

喜爱春天,喜爱乡间的春天。

选个双休,回乡下老家,看看老人新抱的小鸡,刚捉的仔鹅,还有圈里的苗猪,日子蓬勃着希望。你想啊,早餐新鲜的鸡蛋、端午的烧老鹅,还有过年的年猪,都在这里了啊,心里定定的。春天,万物生发,除旧更新,连老人家的精神头也是足足的,一年刚打头儿,早早安排好子女们一年的念想。

回乡更像一趟春天的旅行,明媚,清新,缤纷。

车行在环登月湖的水泥路上,两旁的白杨一改冬天的暗淡和沉寂,像魔术师,“哗”地变出无数浅绿的小手掌,养眼、精致、绵密,空气都浸染得绿意盈盈,我们宛如穿行绿波。不远处,湖面在阳光照耀下明亮如镜,春天的和煦在水面蒸腾,绿荫村道却清凉静谧,似乎带我们到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一切都是新的。

随着这几年植树造林力度加大,更由于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环湖处处染绿。湖边近水的湿地,植柳,方阵排列,春天暖阳一照,那些柳啊,枝条软了、绿了,湖风一过,如烟如雾。

湖边山地,有茶园,有果园。

远处看,茶园的颜色与其他季节比,变化不明显,但可以肯定,新芽儿一定不计其数地冒了。四月的茶园,无数采茶女戴斗篷、系布兜,十指翻飞采茶忙。在别的地方看见过采茶女用装乳胶漆的塑料小桶装刚摘下的新叶,好东西无意间受了糟蹋,喝茶的人看不到,看到的人少喝茶。月塘的采茶人都是用布袋,原始的,也是最合适的,无异味,透气保湿。在制茶车间,看见杀青时飘落在边上的茶毫,我思忖,茶毫的多少应该与布袋和塑料桶装新叶有点关系吧。

果园不能去,一去就不想回了。去果园的路,芳草连天,鲜花无数,有一种老鼠花,似普罗旺斯的薰衣草,极紫,离地面数寸,一枝枝昂然直立,尽情开放。乡野的名字、乡野的花,映着青青草,连绵不绝,气势夺人。去园子的路,树木夹道,有枣红的观赏李、有团团的香樟,一株香樟树上,叶还有绿褐之分,间杂着紫薇、观赏桃,甚至一两株樱花,一路往前,如展开斑斓流动的卷轴。

园子是梨园。花白如雪,不沾凡尘。不是一两枝,是几十上百亩。这样的季节来果园,就为赏花。我吃过这个园子的梨,脆、甜,一嘴下去,玉屑纷落。我也吃过这个园子里树下散养的鸡,和老家带来的一个味道,炖个汤能香一个楼道。我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季节来园子里溜达赏花,不说那久违的鸟鸣,不说那沉睡一冬刚刚缓过神来的喧腾的大地,就是这片香雪海,谁见了不爱?春天的大自然最慷慨,园子里的空气丰富得无法准确描述,有花香,有草青,有地气,和我们贪婪的呼吸交换着。蹲下来,掐一枝野菊花,断处有药味,钻心入肺转肠。身后一棵高大的泡桐,无叶的枝头缀满浅紫的“喇叭”,在我和野菊花相看两不厌的时候,“啪”一声落了一朵,春光又深了一分。

四月的乡间,最不能忽略的是油菜和麦苗。油菜花有些人来疯,像个艺术家,在乡野间撒野,随着心性,这里一片,那里一湾。有丘陵间隙的三角地,油菜花一开,就像我们在蛋糕房买的三明治,暄腾腾、黄灿灿,诱人食欲。鸭嘴桥南边有网格式的家养鱼塘,鱼塘间的窄窄田埂长油菜,长小麦,四月花开,一埂金黄,一埂青碧,埂埂之间水肥鱼美,倒影生姿,乡民是最有创造力的大画家。前方路边一溜儿排开的蜂箱和一个小小的简易的房子,那就是养蜂人家当,从现在起他们将追着菜花一路向北。阳坡的麦子拔节快,麦芒儿一片,轻轻刷着探寻秘密的脸。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