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豆依然鲜

2021年04月 08日 08:28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赵娅

周末到菜场买菜,看到新鲜的蚕豆上市了,只是个头比大量上市时要小些,赶紧买点回去尝尝鲜。从小我就喜欢吃蚕豆,先生也是,女儿更是得了我的真传,印证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俗语。

之所以喜欢吃蚕豆,感觉蚕豆有时像个大掌柜,能独当一面,如油焖蚕豆、水煮蚕豆;有时像朋友之交,能相辅相成,如蚕豆米炖鸡蛋、蚕豆炒咸菜;有时又像大众情人,能点缀其中,如炒苋菜、煮干丝时放那么一小撮……不同的角色都能演绎得游刃有余,妙不可言!

我们家常见的吃法是蚕豆米炖鸡蛋,从菜场买来去壳的蚕豆,回家剥皮露出新鲜的豆米,在油锅里煸一会,加水放作料,然后打入鸡蛋,盖上锅盖,用大火烧开,再用小火慢炖……心细的母亲在煸之前会把合在一起的豆瓣分开,这样炖的时候,不至单瓣的豆米煮透了,双瓣的还没熟。鸡蛋凝固了,汤汁收得差不多了,便可以起锅装盘。绿的豆瓣、白的蛋白,相互交融,蛋黄在蛋白的遮蔽下隐隐显露,色味俱全不在话下,豆米吃到嘴里嫩嫩软软的,又兼了鸡蛋的鲜,入嘴即化,每次吃都是对味蕾的一种犒赏。

幼年时候,在外婆家生活,到蚕豆上市时,外婆会把去壳的蚕豆用稍粗点的棉线穿起来,两头扎起来,做成项圈,放在盐水里煮熟凉透,挂在我的脖子上既当项链,又当零食。巧的是,先生小时候也有这样的经历。上小学了,回到母亲身边,母亲对我管教很严,很少给零花钱,外婆会背着母亲悄悄塞些钱给我,除了买学习用品,最大的开销就是放学后,在学校马路对面一个铁皮棚里买五香蚕豆解馋,递上五分钱,老板便拿一张四方的牛皮纸,折成漏斗状,将煮好的蚕豆放进去,再撒上五香粉,那味道至今难忘。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物非人也非,蚕豆虽依然鲜美,但已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味道了。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