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角书房

2021年04月 08日 08:28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从参加工作到退休,我先后搬家6次。直到最后一次搬家,我才算有了个非典型书房。

2009年9月,我们搬进了城南的新家。新家内设楼梯,楼上两间卧室为在外地工作的两个女儿预备。楼下一间卧室是我和妻子休息之处。客厅被通透楼梯隔成两半,大半间这边放置空调、电视机、沙发、茶几等,供待客休闲之用。小半间这边放置书橱三只,书桌一张,配有电脑、台灯、笔架等文具用品,墙上镶有两层书架,挂着妻子亲手绣制的十字绣“梅兰竹菊”条屏,算作敞开式书房。因为书橱、书桌等集于客厅的右边一角,故称之为“一角书房”。

书房虽小,倒也清雅。书橱满满,书架挤挤,书香四溢。饭后,我泡上一杯绿茶,坐在书桌前,捧读一本书,惬意无比。

我喜欢读书,更喜欢藏书。偕同妻子逛街,买日常生活用品,我总催她“速战速决”。可到了书店,没个把钟头,妻子甭想叫我离开。自从到上海帮女儿带孩子,我逛书店的机会就少了。不过,来回常坐高铁,车站内的“旅友书屋”满足了我的购书欲望。几年来,我从“旅友书屋”购得名家名著几十本。2017年5月,到杭州旅游,我也不忘留出时间,到凤起路上的一家特价书店淘宝。泡在书店两个多小时,购得朱自清的《经典常谈》和《汪曾祺精选集》等九本好书,满载而归。

两个女儿是我书房建设的参与者。她们读高中、上大学时买了不少中外名著,现在都进了我的书橱。她们翻皱了的书,我现在一本一本接着读。两个女儿孝心很重,时不时地为我买书。几年前的一个夏日傍晚,在家休假的大女儿听说我要买一套红色经典连环画,抢着为我网购,满足了我对外孙女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传承红色基因的愿望。前年我的生日前夕,小女儿一声不响地为我购买了朱自清、汪曾祺、余光中、杨绛等名家的著作,说是给我的生日礼物。俗话说,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知冷知热,我们体会很深。

为我的书房不断添香的,还有我的前辈、同行、同学、文友……他们给我赠书,不仅丰富了我的书房,而且让我学到了他们的高贵品德、执著精神、务实作风、朴素情感、无私胸襟……还有扎实的功底、精妙的文笔,受益匪浅。

几年前初春的一天下午,我收到一个厚重的大信封,里面装着老前辈、原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周炎给我赠送的《曙光》文集。手捧着记录老主任人生经历的书本,我非常感动。上世纪70年代末,我在县委办,与老主任有着忘年之交。时光过去数十年,他还惦记着我,让我敬佩不已。我立马找出老主任的电话号码,向他道谢问好。

梅静是一名检察官,又是一名作家。她惜时如金,笔耕不辍,工作之余,已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二百余万字。长篇小说《因为爱得深沉》《如山,若水》均获大奖。去年,她的长篇纪实文学《念物记——扬州手艺人》出版发行。我与梅静是同行,又是她的粉丝,第一时间获得她的赠书。每次捧着浸透她心血的大作,我都能一口气读完,咀嚼香甜。

我的书房的最大功效,是让我喜欢上了文学创作,并初见成果。10多年来,我已撰写并发表散文、随笔、小小说三百余篇,著有散文集《浪花》,收入我的作品的图书有10多部。我的作品虽然比较稚嫩粗糙,但能为自己的书房添一缕清香,颇感自豪。

■杨恒金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