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趣事

2021年09月 15日 08:0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翁中秋

在我们农村的过去,中秋节可是农忙季节,掼糯稻,摘棉花,侍候油菜秧苗。“七葱,八蒜”,也是莳弄蔬菜的最佳时期,父母亲整天忙得团团转。年少时,每逢中秋节我可欢了,走路脚下都生风。因为这天也是我的生日,母亲便歇下手中的农活来“伺候”我。

早上母亲给我换干净衣服,煮个鸡蛋,做碗生日汤面。我吃饱了,才允许上学去。整天的课心不在焉,惦记着母亲做的美味佳肴,喉咙不自觉地咽口水。屁股在板凳上磨了一天,终于熬到放学,书包往肩膀上一甩,飞奔到家。掀起来锅盖一看,母亲做的公鸡烧芋头,拈一块鸡肉就咬,烫得嘴里直拉风箱,“嗖嗖”地吸冷气。母亲瞪了一眼,责备我是砧板馋,另外递给我十块钱,叫我去小店“买六只月饼,一包大运河牌香烟”,要我把账算算好。接过钱,盯着母亲看,心里不停地嘀咕:我们家四口人,爸爸又不抽烟。母亲摸摸我的头,好像知道我的心思,解释道:“送两只月饼给你太祖奶奶和奶奶,香烟是给爷爷的。晓得不?”我屁颠屁颠去小店,几样东西买完,小账一算,还剩8毛钱,擅自做了主,买瓶汽水回家。

晚饭后,母亲让我和妹妹去爷爷家送月饼和香烟,然后回来敬月亮。她用新糯米面调好后捏成饼,贴锅边慢慢炕。我好奇地问母亲为什么干炕不放油,母亲笑笑:“这是子孙饼,敬月亮公公的。等你吃的时候,要放糖水和芝麻酥。”月亮冉冉升起,月色还没有铺满院落时,我和妹妹把桌子抬到院子中央,捧出父亲采摘的新鲜的菱角、藕节、蕃瓜、芋头,放在篾盆里。月饼和子孙饼就用大碗盛放。香炉前面摆上三碗,都倒上半碗开水。父亲焚香时,让我和妹妹给月亮公公磕首许愿,说一炷香后,喝下碗中的神仙水不尿床,可以考上大学。

“偷月饼啦!”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不一会儿,隔壁红祥哥哥口哨一吹,手向院子里招,我立刻明白是叫我。我喝了一口烫嘴的神仙水,嘱咐妹妹好好盯着碗里的月饼,别让它们“飞”了,然后拔腿就溜。在巷子口,加上小亮,我们三个人商量如何大捞月饼。小亮探路放风,我和红祥哥哥轻手轻脚靠近供桌。一个庄台跑下来,战果颇丰。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中,俯视着大地,银色的光芒,洒落在老村庄的中心广场上如同白昼。玉红、虎鸽子、小四叔他们早玩疯了,整个小村庄就听到我们的喧闹声。打草仗的时候,我把新布鞋弄丢了一只,吓得我不敢再疯了,赤着脚悄悄地溜回家,悄无声息地上了床准备睡觉。母亲抱起我坐在床边,瞪了两眼狠狠地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就不跟你啰嗦。晓得你螺丝松散了,明天给你慢慢紧。”这时候,妹妹悄悄地过来告诉我:“家里的月饼被人偷了两只。”看着妹妹泪水汩汩的样子,我笑了。

好多年,看不到中秋节晚上有人“偷月饼”了,现在的孩子们已经不会像我们那样玩了。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