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山、老虎墩……扬州虎地名知多少? 记者带您一探究竟

2022年01月 15日 09:0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虎年将至,虎文化在扬州大地留下了深深印记。扬州有多少以“虎”为名的地方?记者带您去看看。

老虎山路路牌

老虎山

传说疏浚潮河积土而成,现与美食“联名”

说起以“虎”为名的地方,首先要数扬州城内的老虎山,这座山何以冠上了“老虎”的名字?昨天记者前往老虎山路一带寻访。

老虎山位于潮河与邗沟之间,东至高桥路,西接凤凰桥街,总面积0.2平方公里,但是如今只闻其名不见山高。

记者找到了附近居民陈先生。陈先生介绍,老虎山是一座长条形山丘,高度不高,现在被高楼大厦覆盖了,看不出原来的山形,但是站在老虎山路上自东向西望去,可以看到地势起伏落差明显,那就是老虎山存在的痕迹。

“传说老虎山是由疏浚潮河时挖出来的淤泥堆积而成,当时梅岭一带居民还没有现在这么密集,仍有大片田野,远远望去,潮河边的积土像一只老虎趴在大地上,因而叫它‘老虎山’。”

扬州城内二道河边原来有座“扫垢山”,就是现在的华懋、万象汇所在之处,是用疏浚护城河的积土堆积而成。由此可见,“老虎山”由河道淤泥堆积而成的说法有可能是真的。

陈先生介绍,另有一种说法,老虎山原名卧龙山,与凤凰桥之“凤凰”相邻,是“龙凤呈祥”的吉地,但清末时被一名叫“徐志虎”的地主霸占,因他心狠手辣,凶恶如虎,后来此山就被称为“老虎山”了。

现在,“老虎山”周边衍生出老虎山路、老虎山桥等地名。当提到“老虎山”时,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老虎山锅贴”,“老虎山”已经和美食“联名”了。

老虎墩

甘泉老虎墩因汉墓出名,江都也有一个

在邗江区甘泉街道向西约500米,有一座高大的黄土墩,当地群众称它为“老虎墩”。

1984年4月,村民在老虎墩取土制砖时,在墩的南侧发现了砖砌的墓门和券顶,这就是著名的老虎墩汉墓。专家根据墓穴中出土文物推断,这是某一代广陵侯的墓葬。自此以后,甘泉老虎墩就和汉墓联系在了一起,现在通往老虎墩的路被称为“老虎墩路”。

在江都区真武镇滨湖村也有一处“老虎墩”。富华葡萄园就在老虎墩附近,记者请教了葡萄园主人芮宏富,但是他也不清楚“老虎墩”的来历,他带记者去寻访了周围的居民。一位老人介绍,此处原来地势略高,存不住水,耕种不易,秋冬之际,周边土地播种了小麦后变成绿色,这处土坡上仍有枯黄的杂草,远远看去,像是一只斑斓大虎卧在麦田里,于是被人们叫做“老虎墩”。因为这里地势高,后来人们在这里建房屋,可以防夏季洪水,所以现在已经变成了村庄,看不到原来的地势了,只留下了一个地名。

有意思的是,后来京沪高速从村边经过,在修一座桥时,便命名为“老虎墩中桥”,这个地名得以更长久的保存下去。

瘦西湖徐园的“园”字里,暗藏一个“虎”字?

瘦西湖徐园

“园”中困“虎”?留下一段传奇故事

瘦西湖里有个小园子叫“徐园”,其门楣上“徐园”两个字是清末扬州书法家吉亮工(号“风先生”)所题。徐园是民国初年军阀徐宝山家的园子,辛亥革命后,徐宝山附势加入革命党,率军光复了扬州、泰州等地,被孙中山任命为北伐第二军上将军长。

昨天下午,记者在徐园探访时,听导游讲述了一段传奇故事。

导游介绍,门楣上的这两个字暗藏机关,其中“徐”字是行书,“园”字却是草书,且“园”字的方框中间困了一个“虎”字。原来,园子修好后,徐宝山请风先生为其园子题字,风先生不愿与大军阀为友,更不愿在其园子留下自己的笔迹,于是以各种理由推脱,使徐宝山非常难堪,但对这一介书生,他也毫无办法。

徐宝山的一个属下却应下差事。原来此人知道风先生喜欢喝酒,而且逢酒必醉。于是他请风先生喝酒,酒过三巡,此人对风先生大肆恭维,向其索字。风先生酒酣后十分爽快,便问要写什么,此人说就写上“清风徐来,春色满园”。风先生大笔一挥,行书四字“清风徐来”,这时吹过一阵凉风,风先生的酒劲一下子醒了大半,他察觉自己上了人家的圈套:从这八字中取出二字不就成了园名了吗?但又不能写一半就不写了,于是他把后四字变成了草书,心想字体都不同,总不能在园名上用吧?徐宝山拿到书法后,不得已而求其次,还是用在了园名上,所以园名一个是行书,一个是草书。

后来经人提醒,徐宝山发现“园”字中间是一“虎”字,外边是“口”字,徐宝山外号“徐老虎”,这不是说我是“笼中之虎”吗?于是向风先生问罪。风先生也能自圆其说:“这圈中之虎,是说你在扬州是一头猛虎,说明你势力大啊!”徐宝山听了这个说法十分满意,这园上的二字也就一直沿用了下来。

这段传说是否属实?扬州大学书画协会会长徐正标根据字形做过解读。徐正标认为,风先生写的是“園”,“園”字的草书有这样的写法,从笔序来说没有问题,只不过“袁”字和“虎”字草书写法相近,且风先生把“袁”写的有些变形,因此引起误读。

亦有学者考证,徐宝山于1913年被刺杀身亡,而徐园建于1915年,死者如何向风先生求字?徐宝山驻军扬州时,军纪严明,受到当时扬州百姓拥护,风先生也很欣赏他,曾数次赠送书法作品,其中有“从来文士唯耽酒,自古英雄不读书”“一身都是胆,万事总由天”的句子,可以说评价很高了。

这种说法和导游讲的故事是完全对立的,其中真假见仁见智,“徐园”两字已成为一段传奇故事。

老虎墩汉墓 资料图片

【新闻多点料】

扬州还有这些“虎”地名

老虎庄、金虎巷、虎头拐子……

渡江南路三里桥原来有一个金虎巷,现已不存。

宝应县陈东村有个老虎庄,据说此地原为“老吴庄”,后来误称“老虎庄”并沿用了下来。

高邮市南澄子河流经卸甲镇时有一处弯道,叫做“虎头拐子”,此后弯道附近一村庄也被叫做“虎头拐子”。记者 刘旺

记者 刘旺 文/图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