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荒漠风沙吼 我为祖国献石油

2022年04月 27日 08:4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编者按

“五一”劳动节即将到来,“人世间”致敬一线劳动者。继昨天“铁路人家”的故事,今天,为您讲述一对石油工人激情燃烧的岁月。《我为祖国献石油》,这首传唱大江南北的歌曲,正是他们青春、岁月的真实写照。

“天不怕,地不怕,风雪雷电任随它,我为祖国献石油。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是我的家……”这段振奋激昂的歌词来自《我为祖国献石油》。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石油工业基础十分薄弱,国内消费的石油基本上靠国外进口。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石油勘探开发。来自四面八方的年轻人,为了祖国的石油事业,奉献青春、热血。

86岁的扬州人王广权与他82岁的老伴胥树秋,也是两位“老石油人”。当年,他们先后前往新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玉门油田。他们在那里,相识、相知、相爱,开启了60年的漫长婚姻生活。

年轻时的王广权

●脱下军装换上工装

戈壁滩上风沙滚滚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时光“倒流”至1959年3月,23岁的扬州小伙王广权放弃到军校深造的机会,远赴甘肃玉门,面对戈壁滩上弥漫的滚滚风沙,没有半分怯懦,反而斗志昂扬,因为生活的磨难早练就了他坚韧不拔的意志。

1937年2月,王广权出生于扬州六圩共和村王桥西庄一户贫困的农民家庭。“我的童年生活很苦,很小就帮着妈妈干农活,挖猪草、拾狗粪、煮稀饭……”一提起过去的事,王广权辛酸不已。

1950年,他跟着表哥步行200余里,到南通海安一家店铺当学徒,起早贪黑,装卸几米长的门板,长了背痈也不敢言语。1955年3月,王广权参军入伍,成为驻杭部队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当过警卫员、收发员、连文书、团管理股一级文书等职。没念过几天书的他,积极参加部队的扫盲学习,之后在扫盲和军训中两次荣立三等功。更令王广权欣喜不已的是,他写的一首小诗《电灯眯眯笑》,不仅登上了部队刊物,还发表于1958年8月的《杭州日报》。“电灯眯眯笑,笑啥我知道。战士筑铁路,号声冲九霄……”他学习刻苦、勤劳肯干,还获得连队、团、师通报嘉奖20余次,并于195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他响应国家支援大西北的号召,与1000多名战友脱下军装换工装,伫立于祁连山下,戈壁腹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怕苦,不怕累,只为祖国多出石油!

年轻时的胥树秋

●蹲点遇到“小辣椒”姑娘

分别时写下“藏头”情诗

1958年9月,在王广权从部队转业成为石油工人前6个月,19岁的四川姑娘胥树秋就从家乡来到玉门油田。“我家住在大山里,家境贫困,有姐妹三个,国家招工说去开采石油,我就报名了。”虽已年逾八旬,胥树秋讲起话来声音清亮,透着四川人的爽利劲儿。

列车从大西南开到大西北,再不见绿水青山,只有一望无际的戈壁风沙。胥树秋没有半分怯弱,当时只有高小水平的她讲不出“既来之,则安之”的话语,内心里却升腾起一个信念——拼命工作,为国家多采石油!很快,工作努力出色的胥树秋成为工段的女班长。因她为人直爽,说话常一针见血,被工友们称为“小辣椒”。

1960年2月,身为挂职团总支书记和三工段党支部书记的王广权前往胥树秋所在的采油厂五区队蹲点。“喂,你是干啥的?东张西望有啥子好看的?”“找张段长,我是三工段的!”“三工段就几十号子人,哪个我不认得……”这段对话一直深刻在王广权心里,而他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凶巴巴的“小辣椒”姑娘未来会成为自己相伴一生的爱人。

误会化解,王广权与胥树秋成为上下级的同事,奋战在各自的岗位上。没想到的是,当年的12月,王广权接到参加大庆石油会战任务。“临行前,局团委刘品璋书记牵线搭桥,我们两个竟看对了眼,正式处上了对象。”他微眯着双眼回忆道。分别转眼在眼前,两个心意相通的年轻人依依惜别。心灵手巧的胥树秋送给王广权一双亲手绣的鞋垫,王广权则回赠一个笔记本,并在扉页上郑重地写下一首情意绵绵的“藏头诗”——树立壮志在心头,秋天必定会丰收。你要听从党安排,好的前程乐悠悠。“树秋你好!”王广权期盼着,早一天与心上人再见面。

●转战各地参加石油会战

结婚只有拣的三斤黄豆分给同事

直到1961年12月,胥树秋也随着石油会战队伍到了大庆。重逢是美好的,两人坐在从黑龙江沙尔图开往吉林的火车上,千言万语,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火车窗外,是零下40多摄氏度的冰天雪地,我内心却如春天般温暖。”王广权回忆。

隔年4月14日,职工大会结束,政治处主任宣读了王广权和胥树秋的结婚证书。临了,主任提示,结婚是喜事,不能影响会战,没有婚假,没有产假,自己安排好一切!“那晚,没有烟,没有酒,没有糖,只有在农场拣的三斤黄豆分给同事们。”

两个陌生的,来自不同地方的年轻人,在轰轰烈烈的石油会战中,从同事、战友成为同舟共济、患难与共的夫妻,在那热血沸腾的年代,他们响应国家的号召和需要,再度转战全国多地,参加天津大港油田会战、山东胜利油田会战、江苏石油会战……在这期间,他们的两口之家,不断迎来家庭新成员,成为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然而,一路走来的艰辛与苦楚,却藏在王广权和胥树秋的心间。

1963年,他们的大儿子出生了。因为工作忙碌,条件艰苦,万不得已,将才8个月大的孩子送回扬州老家,由王广权的母亲照看。一年后,他们的小儿子跟着出生了。那时的胥树秋经组织遴选和培养,已从石油工人成为油田医院一名妇产科医生。此刻,二儿子的出生给他们带来的经济和照料的压力,盖过了欣喜。“生完二儿子,老伴瞒着我做了绝育手术,那年她才23岁。”由于当时医院设备不全,手术水平低下,给胥树秋留下了内分泌失调的后遗症。

王广权、胥树秋中年时期的家庭照

●后来还收养了三个儿女

沧桑岁月令人泪目

二儿子尚未满月,王广权又接到立刻去山东胜利油田报到的通知。不久,胥树秋也前往山东。在胜利油田会战的10年里,他们又先后迎来四个家庭成员。“为了帮我照顾孩子,小脚母亲第一次从大山里走出来,给我莫大的支持和帮助。”说到母亲,胥树秋泪流满面,老人患肠癌两次切除手术,她因为忙于工作,没能侍奉床前,反而是母亲自己坚强地硬挺过来,最后活到80岁安然离世。

“四个家庭成员,除了为我们吃苦受累的老岳母,还有我们抚养的另外三个孩子。”王广权说。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是胥树秋大姐临终托付给她的。“姐姐去世时,才30多岁。她有四个孩子,哭着求我把她唯一的女儿带到身边抚养。”胥树秋也哭着答应了姐姐。1965年,她从四川带回了大女儿。1970年,胥树秋为减轻姐夫的负担,又让17岁的大侄儿从四川来到山东。

最小的女儿出生于1971年。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小女儿的生母生下她后匆忙离去,留下啼哭不止的婴儿。身为妇产科医生的胥树秋,心疼地用自己的衣服包裹起初生的小生命带回了家。原本的四口之家几年间变成八口人的大家庭,让原本不宽裕的家境变得更加窘困。“两人工资加起来100元左右,赡养四位老人,抚养五个孩子,衣服是新三年旧三年,能改的改了穿,能补的补了穿,大人的旧衣改小,哥哥的衣服改给妹妹穿,吃的粗粮多,白菜叶子,地瓜干,地瓜面……”

但王广权、胥树秋却很乐观坚强,他们努力工作,挣钱养家,仿佛两棵合抱而生的大树,全心照顾和呵护着一大家人。“他很宠孩子们,五个孩子都一般对待。”提到孩子们,胥树秋脸上笑开了花,他们都很喜欢自己慈祥温和的父亲。特别是小女儿,刚上一年级,就给当时在宜陵机厂工作的爸爸写信,说特别想念他。王广权回忆道:“小女儿将机厂写成了鸡厂,结果这封信好不容易由家禽研究所朋友转到我手中,当时看得我都流泪了……”

●孩子们也在油田系统工作

一大家子济济一堂

草木会发芽,孩子会长大。岁月的列车,不为谁停下。转眼间,王广权和胥树秋到了耄耋之年,他们的孩子们也都年过五旬,均在油田系统工作;他们的几个孙儿有的上学,有的也已走上工作岗位。在邵伯油田钻井大院的宿舍区里,老两口过着恬淡宁静的生活。

王广权喜欢热闹,爱好广泛,钓鱼、写作、画画、摄影,以及烹制美食等。70多岁时,他以网名“老忙”在网上写日志,仅在晚报博客上发表的诗文就有1500余篇、70余万字,粉丝点击量30多万次。76岁那年出版文集《老忙拾趣集》。80岁时他又开始学写格律诗,诗作发表于多个刊物上。如今他已是市诗词协会会员、市作家协会会员……

胥树秋则偏爱安静,每天不是忙于打理门口的小菜园,就是坐在缝纫机前缝衣服、做鞋子、织衣服。说是小菜园其实是在几个大泡沫盒里种的时鲜蔬菜,而缝制的衣服、鞋子都是用的女儿旧衣物改的。一个人做着活,她不知不觉就会想到过去的日子。“晚上,孩子们都睡下了。下了夜班的我,顾不得休息,又坐在缝纫机前为他们缝衣服、改衣服。一切好像就在昨天……”

与许多老人一样,他们也会经历儿女们一个个离家的思念之苦,也有身体老迈带来的各种病痛。2009年8月的一次体检,73岁的王广权被查出结肠癌中晚期。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无异于晴天霹雳,而他表现自若,当月就进行了切除手术。领导和老同事去看他,他却开玩笑地说:“我这可是剖腹产,挖地雷。”老伴突然生重病,胥树秋心疼不已,强撑着陪他嬉笑怒骂,背地里却不知流了多少眼泪。说到陪伴自己60年的老伴,王广权则笑着说:“她可是我的‘钻石老情人’,她扶我走路,比拐杖稳妥;她代我传话,比助听器还清楚……”

逢年过节,孩子们都会从扬州各自的小家赶到邵伯陪伴王广权和胥树秋,一大家子又是济济一堂。在他们家庭相册里,有一张近期家宴的照片,两位老人手捧酒杯,相视而笑,儿孙们则开心地簇拥着他们,温馨而幸福的味道溢出画面……

手记

10多本相册的记忆

王广权老人年轻时就爱摄影,家中藏有10多本相册。我一张张地仔细翻看,两位老人年轻时的个人照,工作照、结婚照,孩子们各个年龄段的成长照,以及不同时期的家庭照……如水的时光被定格在这些照片里,也深烙在两位老人的心底。

60年来,这两位“老石油人”携手与共,奋战于工作一线;相濡以沫,守护着家中老小。在国家最艰难的30多年里,他们挥洒热血和汗水,参加多地的油田会战,参与开发出一个又一个油田,为国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油气资源。在家庭经历磨难坎坷时,他们乐观以对,用善良的心,坚韧的意志,抚育五个孩子长大成人,成为新一代的“石油人”……

夕阳的余晖,洒在老两口家门前的花圃里。一株初绽的红牡丹,迎风摇曳。他们笑着说,牡丹花一开呀,“五一”劳动节就快了。提前祝这两位“老石油人”节日快乐,健康长寿!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