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入党路”走了30多年 红心代代传!一家三代10名党员

2022年06月 23日 08:2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家庭留影

“从我记事起,就听父亲嘴里总是哼着‘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后来我也跟着唱,我的弟弟、妹妹也跟着唱……”扬州市在邗江区双桥街道文扬社区西梅庄小区,64岁的杜稼勤回忆起父亲杜伟鸿的点点滴滴,记忆犹新。她说,父亲已经去世10多年,一生坚强乐观正直,在父亲影响下,家里三代人有10个党员,每个人的入党故事里都是一部个人的成长史,最曲折的就是父亲杜伟鸿。父亲30多年初心不改,终于在54岁时圆了入党梦,给子女们树立了榜样。

作者的父亲(后排左三)

连续打了好多份报告

要求参加抗美援朝

父亲杜伟鸿生于1928年,1948年秋考取南京国立药学专科学校(现中国药科大学前身),在校期间不但学习优异,担任班长、团干和学生会部长,而且思想进步,曾参与了南京解放前夕“四一”学生运动和“护校迎解放”斗争等,并于1949年向党组织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杜伟鸿和部分进步同学一道发起组织“白求恩救护队”,积极准备赴朝参战,后来得知南京市组建“抗美援朝志愿医疗团”,又立即打报告请求党委批准参加。“父亲当时太年轻,还是大学三年级学生,学校一开始不予考虑。”杜稼勤说,父亲又连续打了9份报告,表达决心,终于获批,成为南京市第一批抗美援朝志愿医疗团的成员。几十年后,杜稼勤从在《新华日报》工作的亲戚那里得知,当年的《新华日报》头版对此事进行了详细报道。

1950年12月9日,22岁的杜伟鸿和战友们踏上了抗美援朝的征途。杜伟鸿在朝鲜一年半,积极参与抢救伤病员等工作。战场上严重缺医少药,除去注射用的葡萄糖、氯化钠等原料药是从大后方运来的以外,从蒸馏水的制取,到输液的配制、灌装、灭菌等整个流程都要自己完成,形势严峻时甚至连葡萄糖原料都断供,残酷的战争使得大批伤病员失血脱水,需要输液,需要紧急抢救,大输液的来源成了问题,杜伟鸿不但设计出“封闭式连续过滤装置”,并首先在自己身上做试验,大输液的研制工作屡屡获得突破性进展,成功救治了大批伤病员,为此,他多次荣立三等功,并被评选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2陆军医院的功模代表出席在长春举行的功模代表大会。

从第一次递交入党申请书开始

父亲的“入党路”走了30多年


从朝鲜战场回来后,杜伟鸿回到学校继续学业,并在毕业后留校工作,认识了一同留校工作的妻子,组建起自己的小家庭。

上过战场,立过战功,事业、生活都顺风顺水,年轻的杜伟鸿意气风发。却不料在1957年,他因一篇小字报被错划为右派,工资连降三级,并终止了入党相关程序。

“尽管如此,我的父亲始终积极面对生活,从不把‘阴影’带回家。”杜稼勤回忆,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母亲去农村搞社教了,父亲带着我和弟弟。我上小学一年级,得了甲肝,父亲除了照顾我,给我增加营养,每天为我打针,还要经常陪我去医院。去医院,要经过一段石子路,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颠簸得很厉害,可父亲却将这比喻成坐按摩椅,所以每到这段路,我们总是欢声笑语……那段日子非常艰难,但父亲在写给母亲的书信中丝毫没有提及,还特意带着我和弟弟去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寄给母亲,告知家里一切都好,让母亲别牵挂。

无论顺境逆境,杜伟鸿对党的信念始终没变,坚定地听党话,跟党走。杜稼勤说,1970年,父母响应号召,带领全家从南京药学院下放到蒋王医院,父亲先后担任蒋王医院院长、邗江妇幼保健所所长等职。1979年父亲被平反后,第一愿望仍是:我要入党!并且又一次递上入党申请书和自己的思想汇报,从1949年第一次递交入党申请,到1982年正式入党,历时30多年,父亲终于实现入党夙愿。

一直工作到80岁才回家休息

退休后继续发挥余热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是父亲最喜欢哼唱的歌曲。这首歌激励了父亲一生。听到这首歌,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父亲的音容笑貌,感觉父亲正哼着歌向我们走来。”杜稼勤介绍,年轻时不太了解父亲对这首歌的情结,随着对父亲了解的深入,才明白这首歌背后父亲的执着和追求。

从南京高校到蒋王农村基层医院,杜伟鸿工作的性质变化很大,他一开始负责血防工作,涉及的面较广,为了做好血吸虫防治,他走村串户,用铁脚板走遍蒋王,对整个蒋王公社的地形和疫区情况了如指掌,还画出了一幅蒋王公社地图。没有电灯,每天晚上,他都是在煤油灯下工作到深夜, 为蒋王地区的卫生防疫工作作出了贡献,被评为江苏省卫生先进个人。

杜稼勤至今还记得,“那时我家的小院子里经常围坐着许多慕名而来的老乡,有的人甚至徒步十多公里,父亲替他们针灸,一次、两次、三次……他们的病痛解除了,想表达感激之情,有时,父亲路过他们家门口,他们想留父亲吃顿饭,或从田里拔点蔬菜给父亲,父亲都是婉言谢绝。”

退休后,杜伟鸿作为专家被市区专家门诊部返聘,继续发挥余热,一直工作到80岁才回家休息。

杜稼勤介绍,在父亲身上,处处可以看到“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豪情,“70多岁时,他还上老年大学学习电脑,在电脑上撰写回忆录《聊聊往事》。这本书有500多页约30万字,全是老父亲在电脑前一字一句敲出来的,他打字只会用一根手指,写得很辛苦,整个写作过程长达一年半,也耗尽了父亲的全部心血。”

作者父亲留下的赠言

父亲撰写回忆录

并给子女赠言

2010年,83岁的杜伟鸿因病离世。去世前,他将《聊聊往事》整理出来,分别撰写赠言,给每个子女分发一本。

给杜稼勤一家的赠书上,杜伟鸿写道:“人生长河,岂能奢望节节顺利?其实,坎坷乃至苦难并不可怕。只要我们具备冷静的头脑、科学的观念、正确的方向、不屈的精神,磨难将会更加明亮我们的眼睛,更加提升我们的智慧,更加坚定我们的意志和毅力。”

杜稼勤说,父亲在工作生活中历经磨难与挫折,仍积极向上乐观开朗,父亲用他的身体力行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教给了我们做人的道理。

父亲对党的执着信念深深影响着杜稼勤。她在父亲影响下,始终积极要求进步,努力向党组织靠拢,1984年,工作两年后就光荣加入党组织,成为家里的第三个党员,次年她的爱人也光荣入党。

“包括父亲母亲在内,我家里共有10名党员,我和爱人、我弟弟和弟媳、我妹妹和妹夫都是党员,第三代里我儿媳和侄女也是党员。”杜稼勤说,在父亲的影响下,一家人始终保持坚定的理想信念,立足岗位,有所作为。

“母亲当年与父亲一起留校任教,曾被评为南京市优秀教师,学生遍布江苏省内外各大医院,退休前一直任扬州市第四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2021年疫情袭来,母亲主动向所在社区党支部捐了2000元助力抗疫。”

“弟弟杜稼锋曾担任翠岗中学校长,参与三轮援疆近五年,历任新疆新源县教育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妹妹杜稼苓是扬大附属医院的主任医师,前不久在医院的演讲中,还以党风家风为主题,专门讲述父亲对我们的影响……”

而杜稼勤本人则是扬州初级中学教学一线首个教授级高级教师,江苏省特级教师,享受江苏省特级教师终身津贴。

她说:虽然父亲离开我们已经10年有余,但父亲那坚韧不拔的革命意志和光明磊落的高尚品德,永远影响并激励着我们!

通讯员 朱红梅

记 者 仲冬兰 文/图

附:

女儿眼里的慈父

每年清明节、父亲节等日子,杜稼勤都会写一些文字怀念父亲。父亲是一名信念坚定的党员,更是子女们眼中的慈父。以下文字摘录自杜稼勤的文章——

每当我开车回家时,我就会感觉您仍然站着或蹲着,看着我倒车成功后才放心地离去……父亲您生病的这一年多来,我经常接送您上医院,常将车开到楼下。由于小区车多倒车难,所以您总是看着我倒车,开始还不断地帮我指挥,后来随着身体的不断虚弱,您站都站不动了,但仍然坚持蹲在地上,看着我倒车成功才肯上楼。

每当我们从家里出来,您总跟在我们的身后,一边摸索着下楼一边打着手电替我们照亮前边的路……我们让您别送,可您总说:我也想下去跑跑,整天坐在家里难受。

而今,每当听到门铃响起,我都幻想着您站在门口……那时,哪怕为了送一点小东西,您都乐意骑着车带着母亲或自己一个人往我这里跑一趟。怕您在路上太辛劳或发生意外,所以总是阻止您。而您也有您的办法,往往先往家里打个电话,只要有人接了,就知道家里一定有人在,就马上骑车赶过来。有时连门都不进就要回去……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