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马伟:二马同韵《广陵散》

2022年08月 05日 08:3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马伟

“《广陵散》、《广陵散》至今绝——矣。”伴随着我的这最后一句台词,古琴家马维衡先生演奏的古琴千古名曲《广陵散》几乎同时也戛然而止。观众席给我们送来了热情的掌声。2020年“牡丹园里发新枝”我的现代扬州评话专场演出在扬州大剧院圆满落幕。这是我和马维衡先生的首次联袂,也是扬州评话与广陵琴派古琴首次“跨界合作”,这后来被观众称为“二马同韵《广陵散》”。

扬州评话从来讲究“满台风雷吼,全凭一张口”,而这次我居然大胆用起了“现场伴奏”。这个创意其实源于十三年前我首次参加爱丁堡艺术节。在爱丁堡,来自全世界的“说书人”在此会聚,都拿出看家本领。当我看到一支名叫The devil’s violin comoal的爱尔兰表演团队的表演时,被深深地吸引了。我注意到他们的表演将音乐引入到“说书”中,并成为故事的一个部分,这样的形式非常古老有趣,与中国的传统“说书”完全不同。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把这个创意引进来。那么,找谁合作“玩”一次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与曲艺作家王兆根先生在螺丝结顶的小巷中,和著名琴家马维衡先生见面了。在说了我的想法后,马维衡先生很感兴趣,于是我们开始寻找故事。马维衡先生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闲聊中他讲了古琴界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嵇康的“孤馆遇神”。我们都被这个故事深深地吸引,于是由王兆根老师执笔创作的扬州评话文本《广陵散》,很快就到了我的手中。这个文本故事精彩,语句精炼,但与过去不一样的是,在段子成形之后,我并不能直接上台,我们需要再次找到马维衡先生,并和他商量用什么古琴曲来配合完成这个故事。

在合作前,我们其实都是有顾虑的,因为我们不知道这样的形式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因为扬州评话的表演向来追求“高低起伏、声情并茂”,而广陵琴派讲究“中正平和、绮丽细腻”,两门艺术之间本身是有差距的,特别是这又是“嵇康走向刑场”的故事,书中带着杀气,这样的杀气又需要用什么古琴曲来配合?一个个具体技术难题就这样摆在我们的面前。反复地修改故事的语句,揣摩着嵇康受刑时的心境,寻找了评话与古琴之间的异同,马先生根据我的表演节奏与和书情书理来配合音乐。他选用了气韵自然的《高山流水》、流畅柔美的《平沙落雁》、慷慨激昂的《酒狂》的片段,与我们平时表演不同的是,我们都需要同时考虑对方的感受。

扬州老城中马先生的小院不大,月光下的中式小院恰巧可以容下一棵芭蕉树和一张方桌。桌上点上一盏煤油灯,有书、有琴,有菜、有老酒,马维衡先生的指尖与琴弦一触碰,流传千古的琴韵便激荡开来,忽如春风拂面,忽如雨夜将至,侧立一边的我也沉浸其间,不可自拔。说也奇怪,在他的琴声中,我仿佛看见了行将受死的嵇康,于是,我的书词也不再需要思考,一吐为快、酣畅淋漓。

琴声泠泠,酒香幽幽,在半醉半醒之间我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化身为嵇康,在大雪中,席地而坐,如入无人之境。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所描绘的那段二马同韵《广陵散》。

作者简介:

王派《水浒》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第九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表演奖得主,扬州曲艺研究所副所长,中国曲协评书艺术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